夏思思一直以為她與真神卡斯帕的初次相遇是在那間被她鵲巢鳩佔、傳聞鬧鬼的凶宅裡。少女甚至把那天自訂為她人生中最最倒楣的一天,還曾暗暗猜測連穿越這種事情竟然也被她遇上了,這種比中透樂更難得的衰運該不會正是傳聞中凶宅所帶來的咀咒吧?

其實早在這天的一年多前,卡斯帕已為了挑選下一任的勇者而降臨地球。期間少年化為萬千種化身,乞丐、富豪、毒梟、軍人……以不同的年齡、樣貌、性別遊走於世界各地,遇上過許許多多的人,卻一直找不到理想的人選。

無論是濟世為懷的大善人、殘暴凶悍的梟雄、身懷絕技的武者、IQ180的天才……這些人全都出類拔萃、能夠肩負起勇者身份。可惜這些人再出色卻總是無法打動他,讓他生出把對方帶走的念頭。

到後來 就連卡斯帕自己也迷茫了,弄不清楚到底自己這一次想選擇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勇者。甚至已生出要離開地球、前往別的位面去挑選勇者的念頭。

就在此時,卡斯帕來到了一個充斥著血腥與殺戮的罪惡之城。

這一次真神化身為一個六歲的小乞丐,遠遠避過幾名因吸毒而變得皮黃骨的癮君子卷縮在骯髒的小巷裡,冷眼旁觀著這個冷酷殘忍的城市。  

卡斯帕已經打定立意,第一個給錢幣他這個小乞丐的人卡斯帕便會把他帶走。既然怎樣選也不合理想,那乾脆便依靠運氣好了。

可是很快,卡斯帕便覺得自己的想法實在太傻太天真。在這個城市裡生活的人有誰是心慈手軟的?真神大人初次下海行乞的結果便是他一直呆坐至日落西山,用來行乞的紙杯仍是很悲壯的一分錢也沒有。

就在卡斯帕等得昏昏欲睡之際,一把清脆的嗓音從上方響起:「喂! 你死掉了嗎?」

卡斯帕訝異地抬頭,日落後殘留下來的昏黃陽光映照出說話的人的容貌,與他這個小乞丐說話的人竟是個看起來有點傻氣、人畜無害的少女。

其實說他看清對方的容貌並不正確。只因少女戴著一副大得怪異、幾乎遮掩住整張臉的黑框眼鏡,卡斯帕根本就看不出對方長得怎麼樣。如果硬要他來形容的話,就是這副笨重的眼鏡令眼前的女生顯出一副呆相吧?

「哪有人這樣子詢問人的?我只是在打瞌睡而已。」

「既然沒死那就離開吧! 你在這裡多待十年也不會有人理會你的。」少女邊吃著粗糙的小麥包邊說道。

卡斯帕捧起用來行乞的紙杯,說了聲:「餓。」  

他忽然有種預感,這個少女也許就是他要找的人。

可是對方並沒有往他的紙杯裡放下錢幣,就連手中剩下來的一半麵包也以飛快的速度吞進肚子裡。只見吃飽後的她拍了拍手,往男孩用來行乞的紙杯裡輕飄飄地丟下一張酒吧的咭片。

只見少女輕描淡寫地說道:「這酒吧有個當侍應的小鬼前幾天因為偷竊被店長宰了,現在酒吧正急著招聘新人呢!

「宰了?!」卡斯帕手一鬆,咭片差點便跌在地上。

「誰叫他手腳不乾淨,這種人宰了也就宰了。只要你安分守己的話自然不會有事……應該。」

「……還真是不確定的語氣。」

「即使再危險,但也是你的機會。」蹲下身子,少女把自己降至與男孩相同的高度,深楬色的眸子彷彿能夠看進靈魂裡般筆直地迎上卡斯帕的視線:「你想要活下去,對吧?」

少女說罷,便不再理會地上的小乞丐轉身離去。對她來說大家只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之所停下來與男孩搭話也只是一時間心有感觸而已。她並不認為雙方在往後便有任何交雜,也沒興趣理會男孩到底會不會到她介紹的地方就職。

看著少女的背影,卡斯帕高舉著拿在手裡的咭片,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不是錢、也不是食物這種只能解決燃眉之急的東西,結果你給我的是一條活下去的道路嗎?」

「我決定了! 就選你吧!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天璇
  • 喔喔喔好像看下一段><
    話說老師好像打錯字囉~第一段倒數第三個字的咀咒,好像是詛咒才對^^
  • 薩佐
  • 好看!!凸^-^凸
    期待下一段和實體書!!
  • 隱翼
  • 等書阿等書~~~~
    等待實體書~~~
  • +幽菱+
  • 開始期待了~
  • 銀
  • 好看!!
    好期待實體書唷~
  • 桐夜
  • 他們倆的相遇
    最初的心
  • 於晴
  • 香草大
    第一段的「被次」應該是「初次」對吧??
    還有「咭片」是名片嗎?

    很好看喔!!!(我不是故意看到錯字的QAQ)
  • 對! 是初次XD

    咭片的話不是錯字, 只是稱呼上的不同:
    【轉維基】名片,又稱卡片(粵語寫作咭片),中國古代稱名刺

    香草(艾挖女王) 於 2013/08/11 22: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