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夜之賢者】試閱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路卡與阿爾文討論完這件事不久,在宅邸的瑪雅便收到了相關情報。
內容雖然並不算詳盡,可是探聽的人卻有打探出重點。能夠做到這程度,此人必定身處城堡裡,而且還頗得城堡內部人的信任。

雖然獲得了想要的資料,可是瑪雅一點都不高興。想到當初她在舞會勾引路卡的表現,巴德之所以這麼快便能知道得一清二楚,顯然這名身分不明的探子除了為她打探消息外,同時也負責監視著她的一舉一動,把她的事情回報給巴德。
為了能更有效地保密,被派往他國的間諜都不知道彼此的身分。雖然瑪雅很希望把那個埋在城堡的釘子抽出來,但對方既然能夠紮根於城堡,自然不是等閒之輩。關於對方的身分,她至今依然茫無頭緒。
「真是太感謝巴德大人您的資料,想不到那位同僚連這種事情也能打聽到,想必他一定已成功潛伏在城堡裡。」雖然明知巴德不會輕易透露對方的訊息,可是瑪雅仍然不死心,裝出一副驚喜的模樣說道。
映像中的巴德,聞言後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妳不用試探了。總而言之,做好妳自己的事情,可別再搞砸了。」
瑪雅聞言,眼眶一紅,一臉被冤枉的委屈模樣:「巴德大人,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那位同僚很了不起⋯⋯這一次我會努力的,一定不會讓大人失望。」
巴德完全沒有要安慰瑪雅的意思,看著她受委屈的小模樣,就像欣賞戲子表演般地說道:「省省妳的演技吧,我可不是妳的那些仰慕著,會被幾滴眼淚耍得團團轉。妳有信心辦好事情就好,我實在不太看好妳這次的做法。路卡他們知道沈夜隱瞞一事後,也沒有太把事情放在心裡嘛!不過,要是妳成功讓沈夜眾叛親離,便找個機會試著將人拐到歐內特斯帝國好了。這少年是個人才,亞伯勒陛下可是非常看好他的能力。」
巴德見瑪雅垂首不語,對少女那副總是好像別人在欺負她的樣子感到膩味,於是訓了兩句話後便切斷了通訊。
不同於巴德對這個計畫的疑慮,瑪雅可是對此有著強大的自信。
無疑地,路卡對沈夜的信任,確實遠遠超出她的想像。從現階段來看,克里門男爵的話根本無法動搖沈夜在路卡心中的地位。
可是瑪雅知道,她已經在路卡的心裡投下了一顆名為「懷疑」的種子。
所謂的信任,有時候非常脆弱,只要有個小小缺口,再用一點力氣,便會像決堤般一發不可收拾。
何況瑪雅並不打算給路卡粉飾太平的機會,有時候輿論的力量遠比人們預料的更大,能夠輕易毀掉一個人。
尤其涉及叛國這種觸及人們底線的事情。現在人民有多喜愛沈夜這位賢者,到時候便有多痛恨他。
瑪雅倒想看看,當愈來愈多聲音與證據指向沈夜的背叛時,路卡還能像現在這樣,立場堅定地站在沈夜那邊嗎?
至於把沈夜拐到歐內特斯帝國?瑪雅完全不打算留給少年這條後路。
雖說成功的話會是大功一件,可既然已經視沈夜為敵人,瑪雅便會把他趕盡殺絕,絕不會給對方東山再起的機會!
反正沈夜拒絕了埃爾羅伊帝國的賈瑞德招攬一事並不是祕密,人們都覺得沈夜對艾爾頓帝國非常忠心呢。既然如此,到時候她就說沈夜寧死不從就可以了。
想到少年眾叛親離的模樣,瑪雅心裡便感到一陣舒爽。這個人總是處處惹她不快,一副很清高的樣子,既不結黨營私、也不用職權壓人。瑪雅就想看看,當這個人從雲端墜落以後,是不是還能保持著現在這副清高的模樣。沈夜愈是不幸,瑪雅便愈高興!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現階段若派人前往安摩斯國抓捕傑瑞米,不僅會造成國與國之間的糾紛,傑瑞米收到消息後,也會在艾爾頓帝國的人趕到前輕易脫逃。偏偏安摩斯國只是個弱小的國家,根本壓不住傑瑞米和他的精銳部隊,因此想請對方幫忙抓捕的想法並不實際。於是三人討論傑瑞米的事情無結論之後,便轉而商討接下來創世日慶典的事宜。
對於沈夜來說,這是他第一次在這個世界經歷規模這麼大的盛典,不禁感到非常興奮,聽著路卡兩人討論不久後的熱鬧場面,更是聽得津津有味,很快便把傑瑞米的事情拋諸腦後了。
後來少年因為想起進入城堡前賽婭等人擔憂的模樣,這才依依不捨地向二人先行告別,免得自己太晚回去,讓賽婭他們擔心。
待沈夜離開後,阿爾文收起了笑容,挑了挑眉頭詢問:「說吧路卡,你這次把小夜叫來城堡,到底是因為什麼事?」
雖然沈夜與阿爾文同樣身為路卡認可的「親人」,但說到與路卡相處的時間,沈夜卻遠遠不及阿爾文。加上彼此之間少了十五年的時光,沈夜雖然知道路卡已成長為能夠獨當一面的王者,可是潛意識中還是會不由自主地把現在的路卡,代入為當年小皇子那軟軟綿綿、特別好欺負的印象,進而忽略了很多他本應該會發現的事情。
就像剛剛的討論過程中,沈夜完全察覺不到路卡的異樣,可是阿爾文卻看出來了。
聽到阿爾文的詢問,路卡臉上露出猶豫,不知道該不該把事情告訴對方。
阿爾文見狀,伸手一敲路卡的腦袋,半責備、半開玩笑地道:「對我還挾藏著什麼?」
路卡按住頭被敲打的地方。在這世上,恐怕就只有阿爾文與沈夜會這樣毫不顧忌地與他開玩笑吧?想到沈夜,路卡的眼神暗了下來:「皇兄,你還記得安摩斯國的克里門男爵嗎?就是他把皇叔的事情告訴我的。」
阿爾文非常聰明,聽到路卡的話,再結合青年今天對沈夜時,那充滿違和感的態度,他立即猜到了事情的重點:「小夜曾與克里門有過接觸,你剛才那充滿試探性的語氣,該不會⋯⋯克里門曾把傑瑞米皇叔的事情告訴小夜吧?」
阿爾文見路卡頷首,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照理說,沈夜與傑瑞米並沒有任何交集,而且當年要不是沈夜的提醒,路卡他們也不會懷疑從小就對他們很好的傑瑞米。按理,沈夜是絕不會站在傑瑞米那邊的。
可是沈夜確實隱瞞了傑瑞米的行蹤,雖然就結果來看,這次的事情其實沈夜說不說影響並不大,可是卻成了卡在路卡心裡的一根尖刺,令他非常在意。

在這世上,能夠讓路卡無條件信任的人已經不多了,沈夜便是其中之一。愈是相信他,路卡對他的期待就愈高。當發現沈夜辜負自己的信任時,路卡便不由自主地對少年的一舉一動充滿懷疑,一直無法釋懷。
阿爾文知道沈夜的隱瞞後,心裡也覺得很不舒服。只是對方的安危在他心裡,終究還是佔了上風:「這事情還有誰知道?」
「知道的人並不多,我已經安排妥當,不會讓人有機會亂說話。另外,為了避免事情弄得人盡皆知,我已經把知情的克里門軟禁在城堡裡。只是對方終究是他國的男爵,我也不方便把人扣留太久。」路卡早就猜到阿爾文會是這種反應,雖然不滿沈夜隱瞞一事,但是在得知此事後,他首先關注的,又何嘗不是與阿爾文一樣呢?
通敵叛國是很嚴重的罪行,就像傑瑞米,無論他以前對國家有多大的貢獻、多受人民愛戴,可一旦叛國罪證確認,立即成為全國通緝、人人喊打的通緝犯。
只要是艾爾頓帝國的國民,便有責任將傑瑞米的消息傳遞回國。無論沈夜因著什麼理由隱瞞對方的消息,萬一這事情讓別人知道,全國國民會怎樣想?會不會覺得賢者大人與傑瑞米是一路的,認為少年也背叛了國家?
這件事可大可小,因此路卡在得知此事後便當機立斷,先控制住知情者,以免消息走漏,危及到沈夜。
阿爾文聽到路卡已經將事情控制下來,便知道對方雖對沈夜的隱瞞感到十分在意,卻與自己一樣,把少年的安危放在最優先的位置。
想到這裡,阿爾文不禁勾起嘴角,安慰路卡道:「我相信小夜不會害我們,他之所以不告訴我們傑瑞米的行蹤,自有他的考量。你別胡思亂想了,要不,我們直接詢問小夜原因吧?」
路卡目光一閃,對於阿爾文的提議很心動。但最後,出於身為國君的謹慎,他還是選擇暫時瞞著沈夜:「不,這件事有點奇怪。克里門是主動前來告知我皇叔的去向,並狀似不經意地提出他曾經告知小夜此事。我覺得這時機太湊巧了,就好像他是故意把小夜供出來似的。在事情明朗前,就別把事情告訴小夜了,省得節外生枝。」
阿爾文對此並不以為然:「克里門故意把事情牽扯到小夜身上也不足為奇,在安摩斯國的時候,我們可把克里門得罪慘了。他這人器量狹小,後來知道了我們的身分,因此便想出這種方法來報復吧?」
路卡認同阿爾文的觀點,卻依然堅持:「或許吧。可是我總覺得克里門的出現有點蹊蹺。他是器量狹小沒錯,可是生性膽小,不像是會為了報仇,而特意大張旗鼓前來艾爾頓帝國的人。我還是先把這事情壓著,試試能否從克里門口中問到其他線索再說。這次的事情,你就先不要告訴小夜了。」
見路卡堅持,阿爾文便應允下來。路卡對陰謀詭計的直覺一向比他敏銳,既然對方認為事情不尋常,那便暫時瞞著小夜好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沈夜與阿爾文總是有事沒事就往城堡裡跑,兩人與路卡經常見面,因此路卡根本不須特意派人傳召他們。這還是第一次,路卡派人前來宣沈夜到城堡見他。
「有什麼急事嗎?」沈夜覺得有點奇怪,便詢問前來接他的衛兵。
衛兵聞言一頓,看向少年的眼神瞬間變得複雜,但他掩飾得很好,並沒有讓沈夜看出來:「在下不清楚,只是依令前來接賢者大人進城堡。」
沈夜得不到回答,也不在意。這位衛兵長期在城堡當差,都是老熟人了,為人老實不多話,沈夜覺得他是知道內情的,可既然對方不想說,那表示事先被人告知必須保密,又或者這件事不是他能夠說出來的,沈夜知道這人怎樣都不會鬆口。
反正一會兒就會到城堡,直接詢問路卡即可,也不差在這一時半刻。
阿爾文同樣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尋常,主動要求同行,衛兵對此並沒有意見。
當兩人來到城堡後,總管萊夫特已在等候他們。萊夫特見阿爾文陪同沈夜一起前來,沒有太感意外,畢竟親王殿下一向非常照顧沈夜。
萊夫特領著兩人來到會議室,便見路卡正一臉嚴肅地看著掛在牆壁上的巨型地圖。
不得不說,路卡這幅地圖所列出的資訊準確而詳細,在沒有飛機、衛星等工具進行地面拍攝的異世界裡非常珍貴,而且有著巨大的戰略意義。不知花費了多少人力、物力,以及時間才繪製出來的,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好東西。
「路卡,你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沈夜很好奇路卡特意把自己叫來城堡到底是為了何事,面對自己最信任的人之一,他沒有任何顧忌,直接把心裡的疑問說了出來。
路卡有些疲憊地揉了揉額角,道:「收到可靠的消息,發現到傑瑞米皇叔一行人的蹤跡了,他們曾在安摩斯國出現。」
聽到傑瑞米的名字,沈夜因為曾經隱瞞對方的行蹤而心裡有愧,不禁心頭一緊,臉上卻裝作一臉訝異地問道:「真的嗎?這消息準確?你打算怎麼辦?」
阿爾文也蹙起眉頭,道:「要我領兵去圍剿嗎?」
沈夜聽到阿爾文的話,心裡一陣緊張,然而臉上卻是不動聲色:「這事還須要從長計議,畢竟傑瑞米身處他國領土,阿爾文你驟然領兵過去,引起誤會就不好了。而且從皇城出發至安摩斯國也得花上不短的時間,到時說不定傑瑞米人都已經不在那裡了。」
路卡嘆息道:「小夜說的對,他們輕裝上陣,又全都是實力強大的戰士,機動性強。等皇兄你趕過去,他們早就失去蹤影了。只是皇叔離開了艾爾頓後,卻沒有前往歐內特斯帝國,反而在安摩斯國現身,不知道他心裡有什麼打算。希望他們不會做出什麼危及國家的事情才好。」
阿爾文點了點頭:「的確,當年皇叔與歐內特斯帝國勾結,事跡敗露後出走,我一直以為他帶著手下投靠了歐內特斯帝國⋯⋯也難怪我們關注那邊的動向這麼久,卻一直沒有消息,原來是我們想錯了。」
聽著兩人的討論,在安摩斯國時已知道傑瑞米消息的沈夜,忍不住愈來愈心虛,沉默著沒有表示意見。
而且他聽著聽著,覺得傑瑞米做事相當謹慎,加上路卡他們之前主要監視著歐內特斯帝國附近,傑瑞米逃亡了這麼久都沒有讓人抓到尾巴,怎麼到了安摩斯國後,卻偏偏被路卡他們發現到呢?
真的是巧合嗎?該不會傑瑞米是故意現身,背後有什麼陰謀吧?

糾結再糾結後,沈夜便決定不再想了。他現在再怎麼擔心也於事無補,現在的阿爾文已經不是小說中那名不正、言不順地登基,備受眾人質疑而舉步艱難的年輕皇帝;而路卡,也不再是那個小小年紀便在一場刺殺中夭折的小皇子了。這兩兄弟聯手,還鬥不過一個傑瑞米嗎?
阿爾文好歹是小說主角,萬一真有什麼事情,也應該會有主角光環庇護⋯⋯吧?
隨即沈夜便想起,身為小說主角的阿爾文,在小說中是怎樣地遭眾叛親離、含冤受屈⋯⋯
這哪裡是主角光環?根本比催命符還恐怖好不好!
沈夜扶額心想:阿爾文,把拔對不起你啊QAQ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前一直放上網絡給大家先睹為快的試閱,都是小說最初版本的初稿。

因為是初稿,所以會與出書版本有所不同,當中亦難免會出現錯字之類的小問題。看到不少讀者都提出相關疑問,為了免除大家的疑慮,初稿我還是不放上來了。以後放上部落格的試閱,會與網絡書店的試閱同步喔!XD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柯特作為賢者大人的護衛隊隊長,與總是隱藏起身影貼身守護沈夜的伊凡不同,柯特除了需要操心府邸的防護以外,還要負責整個領地的安全。

在沈夜剛來到王城時,路卡他們原本打算留沈夜在城堡居住,建立這個府邸只是做做樣子而已。雖然無論是沈夜的府邸以及領地他們也挑戰最好的,一點兒也沒有因此而偷工減料。可是因為正主不在,派來管理這裡的護衛人數並不算多。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沈夜來到王城定居已經有一些時日了,雖然他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府邸,可是賢者大人卻與阿爾文一樣,三五不時便往城堡裡跑。

一來沈夜是有正事與路卡以及各大臣商議,二來路卡成為了國王以後,並不能輕易到處走,而且國家有很多事情也需要路卡決定,每一天也非常忙碌,大多時間都是競競業業地留在城堡裡。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作為這個隊伍的主角,沈夜並不知道護衛隊的糾結心情。此刻他的全副心神,都放在尋找能夠獲得毛球認可的靈草上。

自從進入翠羽森林以後,沈夜遇上不少實力強大的無主靈草,可惜全都被毛球否決了。這一次之所以帶著毛球前來,便是給予牠一起挑選的權力。既然毛球不喜歡,沈夜也從善如流地拒絕了這些主動示好的靈草。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沈夜首次與一棵無主靈草進行接觸時,護衛隊全神戒備,準備當沈夜與靈草溝通失敗後,便立即出手保護少年。

畢竟沒有靈力的異國人,妄圖與靈草結契絕對是找死的行逕。雖然護衛隊心裡並不贊同沈夜這種行為,可是他們的任務是保護這些人。即使利用自身來為沈夜當盾牌,也定必不能讓少年受到絲毫傷害。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阿加莎便帶著沈夜他們進入了埃爾羅伊帝國境內面積最大、同時無主靈草數量最多的翠羽森林。

對於與沈夜的交易,阿加莎並沒有滲入任何水份,故意把他領到一些靈草稀缺的地方。不單認認真真地依照約定報行著,甚至還給予少年不少幫助與便利。這令沈夜對這個落落大方的公主很有好感,覺得對方是個可交之人。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這次的旅程,沈夜在出發前曾經打聽過賈瑞德他們的事情。聽說埃爾羅伊帝國的國王年老衰弱,王子之間對皇位競爭激烈。原本賈瑞德作為國王最小的兒子,他的年紀幾乎可以當兩名兄長的兒子了,照理說賈瑞德應該與國位無緣才對。

偏偏他的兩名兄長卻是酒囊飯桶,雖然比賈瑞德年長得多,可是各方面的能力卻完全被自家小弟比下去。結果年紀輕輕的賈瑞德,不單憑著幾項卓越的政績成功獲得了老國王的關注,成為繼承王位的熱門人選,還因此被兩名兄長記恨上,三兄弟為了皇位鬥得不亦樂乎。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加莎這一次離家出走,顯然把家人都嚇壞了。她才剛踏入王城,收到消息的三名弗羅倫斯帝國的王子殿下,已早早在城門守候著。

雖然他們早已知道阿加莎恙,可親眼看到她平安無事地歸來以後,三名王子殿下這才鬆了口氣。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弗羅倫斯帝國是一個很貼近大自然的國家,她四季如春,再加上這裡的人民對植物的喜愛,到處也能夠看到植物美麗的翠綠、以及各種花朵繽紛鮮艷的色彩。

最吸引沈夜目光的,便是這裡各式各樣的靈草。弗羅倫斯帝國的人民雖然不具備修煉魔法與鬥氣的天賦,可是他們卻身具別國人民所沒有的靈力。這種神秘的力量除了能夠像鬥氣般直接用來戰鬥外,還能夠驅使靈草為其所用。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錫德里克家族在艾爾頓帝國中,是一個有著重要地位的古老家族。現任家主艾尼賽斯伯爵是上任國王的摰友,甚至艾尼賽斯伯爵的妻子,還是前皇后的親妹妹。

這個歷史悠久的家族,數代也對艾爾頓帝國忠心耿耿。這枚由歐內特斯帝國埋進來的釘子,實在是隱藏得極深。這也是為什麼沈夜明知道瑪雅的家族是敵國的釘子,卻在沒有證據的狀況下完全只能三緘其口的原因。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伊凡與路卡他們也算得上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伙伴,最重要是伊凡雖然性子冷清,但卻非常重視賽婭這個唯一的妹妹。而賽婭則是個很重恩情的善良女孩,因此只要賽婭她一直慬記著路卡他們的恩情,那便不存在伊凡背叛的可能性。

因此面對伊凡偶爾的不服從命令、又或者在出任務時那獨斷獨行的高傲姿態,作為他直屬上司的阿爾文也是睜一眼、閉一眼。而伊凡的實力卻又是實打實的厲害,因此一些人即使看不慣伊凡的“特權”,但在多次碰釘之下,也被伊凡打得沒了脾氣。結果便成了沈夜與伊凡重遇時,所看到的那種伊凡總是遊離於團隊以外、只在重要時候才出力的奇怪狀態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十五年的時間,所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了。賽婭即使只是選了一些重要的大事來說,也足足說了快一個小時才讓沈夜弄清楚現在的國情。這還是因為沈夜已經回來了一段時間,同時作為作者的他對這裡的世界觀清楚了解的狀況下。

從賽婭的口中,沈夜得知在當年兩名小王子回到王城後,病重的國王不久便駕崩了。路卡順理成章地成為了國王,而作為國王養子的阿爾文雖然身份尷尬,但在路卡的堅持下還是被冊封為公爵,地位與傑瑞米平起平坐。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當沈夜回到房間時,伊凡與賽婭已在房間裡等待著。

看到沈夜現身,賽婭立即一臉激動地上前:「沈夜少爺?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說了這一句後,沈夜這才想到這裡是城堡,他這麼說好像有點喧賓奪主了。他本身已經是個借住的了,還態度這麼隨意的放人進來好像有點說不過,便不確定地加上了一句:「或者我出去找他們會比較方便?

聽到沈夜識趣的詢問,路卡放下手中的刀叉,看著沈夜一臉溫和、同時鄭重無比的說道:「小夜,你不用如此般的小心翼翼。從此以後,這裡也是你的家了。而且以你的身份,讓外人出入城堡也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沈夜作為近期艾爾頓帝國人民爭相討論的熱門人物,卻對這事情懵然不知。這幾天在城堡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並不知道他才剛來到王城不久,便已經成為了不受歡迎的人物。

這天早上沈夜在城堡柔軟的大床上舒舒服服地醒來,容光煥發地與路卡及阿爾文共晋早餐時,被阿爾文一個簡單的問題問倒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一年,對艾爾頓帝國來說,注定是不平靜的一年。

舉國聞名、剛滿二十歲時便已進階為大魔法師的魔法天才賽婭,在作為交流生前往歐內特斯帝國學習時竟然受到對方的追殺。少女在阿爾文閣下親自護送回國後,帶來了一份傑瑞米公爵通敵賣國的證據!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心裡雖然在吐糟,然而少年臉上卻是露出不好意思的羞澀笑容,道:「我是認錯人了,他是一個我認識的小朋友。你們只是同名而已罷,絕對沒有可能是同一個人。不過你們真的很有緣呢! 我認識的阿爾文,也是有著一模一樣的銀灰眼眸。」

傑夫驚奇地道:「大人,該不會這是你在外面遺留下來的私生子嗎?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