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夜之賢者】試閱 (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也許瑪雅對此還很懊惱、掙扎,畢竟歐內特斯帝國許諾再多的好處給瑪雅,也比不上一國皇后之位啊!
「所以你不是真的要娶她?」
路卡一臉狡猾地說道:「即使我想娶她也不可能啊,我想錫德里克家族的罪行很快便會被公諸於世吧?」
沈夜沉默片刻,道:「路卡⋯⋯你是故意的吧?」
故意給瑪雅一個當皇后的希望,讓她的夢想變得觸手可及,可偏偏瑪雅卻得要親手打碎這個夢,想想還挺虐的。
不過這是瑪雅自己選的路,再怎麼辛苦,跪著也要把它走完啊!
得知路卡並非真的要娶瑪雅後,阿爾文緊皺著的眉頭鬆了些,但還是不贊同地說道:「后位對瑪雅有著極大的吸引力,你就沒想過瑪雅貪戀權力,到時寧可背叛歐內特斯帝國也要與你結婚嗎?那你怎麼辦?」
路卡好笑地道:「能怎麼辦?當然是悔婚啊!還是那一句話,憑我們搜集得來的罪狀,已能讓瑪雅死千次萬次了,她又怎有資格做我們帝國的一國之母。」
沈夜一臉無言,不過想到瑪雅的狠毒,還是覺得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若不是她主動招惹路卡,而且還總想要害人,路卡也不會這麼對她。
見二人不再糾結於他的婚姻問題,路卡道:「瑪雅這麼在意繼任大典的各種細節⋯⋯你們說,歐內特斯帝國會不會打算在繼任儀式上動手?」
阿爾文頷首:「很有可能。瑪雅身為錫德里克家族的新任家主,國內所有的大人物都會出席她的繼任大典。這麼一個國家重要人物聚集一堂的場合,要是歐內特斯帝國不把握就是傻子了。」
路卡笑道:「嗯,我也是這麼想的。相信不久後,瑪雅便會想辦法探聽我們城堡的傳送陣,然後在傳送陣那裡做手腳了。」
沈夜聞言瞪大雙目:「城堡的傳送陣不是單向的嗎?」
路卡解釋:「設定傳送陣時是單向沒錯,不過有內鬼在傳送陣做手腳的話,也是可以做到一次性的逆向傳送,甚至能將傳送陣連接到指定的地點。只是這樣做的代價很大,而且改裝過的傳送陣,使用一次後便會報廢了。」
阿爾文一臉心疼地嘆了口氣,並補充道:「那可是傳送陣啊,每設定一個傳送陣都必須花費不少人力、物力與時間,而且還不一定成功。國內的傳送陣數量十根指頭便能數完,可見傳送陣有多珍貴。不過要是能利用那傳送陣迎頭重擊歐內特斯帝國,那還是很值得的。」
青年說完頓了頓,接著露出惡劣的笑容:「既然已經決定捨棄那個傳送陣,那不如把它的價值最大化。看樣子歐內特斯帝國想利用傳送陣直接殺入皇城,那我們倒不如也在傳送陣中做些手腳?」
路卡聞言也笑了:「正有此意。」
沈夜在旁聽著二人計畫如何挖坑給歐內特斯帝國,他對陰謀詭計並不太擅長,因此並沒有不懂裝懂地插嘴,只是在旁聽得津津有味。
當二人說到兵力的布署時,路卡便想起了那個應該與沈夜他們一起回國的男人。「對了,傑瑞米皇叔人呢?」
阿爾文道:「去聯絡他的舊部了,自從傳出他叛變後,他的心腹都隨同他一起離開國家,有些部下則辭去了軍職。皇叔正忙著集合他們,這些人將會是我們這次計畫中的一支奇兵。」
要知道當年這支軍隊,可是把歐內特斯帝國的士兵打得哭爹喊娘吶!
說到傑瑞米,沈夜便想到雙方分離時男人所說的話,立即興致勃勃地告知路卡:「對了路卡,傑瑞米還說會送一份禮物給我們!」
路卡訝異詢問:「禮物?是什麼東西?」
沈夜聳了聳肩:「不知道呢,問他他也不說,說要給我們一個驚喜,還說那是我們一定會喜歡的東西。」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夜之賢者08 命運的走向(完)》)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幸好兩人一個素來紳士,一個要偽裝純情羞澀,即使身處「熱戀期」,也沒有出現擁抱與牽手之外的身體接觸,不然沈夜一定尷尬死了。
路卡為了探聽敵人虛實,竟還得出賣色相⋯⋯想想還挺拚的。
路卡與瑪雅甜膩了好一陣子後,這才開始商量正事。
艾尼賽斯伯爵過世已有段時日,瑪雅繼任爵位的儀式現在已準備得差不多,這次瑪雅前來,便是與路卡商量儀式的事。
兩人商討告一個段落,瑪雅含羞帶怯地看了路卡一眼,也沒再糾纏下去,低聲向皇帝陛下告辭了。
路卡見狀,不捨地拉著少女柔軟的手,道:「瑪雅,妳⋯⋯妳願意成為我的妻子、艾爾頓帝國的皇后嗎?」
「什麼!?」瑪雅聞言神色一變,那副模樣與其說是驚喜,倒不如說被嚇到,完全看不出任何高興的情緒。
但很快地,瑪雅便回過神來,立即喜極而泣:「抱歉,陛下,我失態了⋯⋯我只是太過高興⋯⋯我、我喜歡陛下好久了,我願意⋯⋯」
路卡溫柔地為瑪雅抹拭淚痕,心疼地哄道:「別哭,這是開心的事。」
此時偷聽兩人對話的沈夜與阿爾文,已完全沒了八卦的心思,都是一副被雷劈中的模樣。要不是瑪雅人還在,他們早已衝出去阻止路卡了!
他們不反對路卡用「美人計」,可是求婚這是鬧哪齣啊!?
再怎樣想從瑪雅身上套取情報,也不用做那麼大犧牲吧?
二人忍啊忍,終於忍到瑪雅離開,便立即衝出去劈頭就罵。
沈夜道:「路卡,我知道你急於解決歐內特斯帝國,可是也不用假戲真做把人娶回去吧?那可是朵食人花耶!這犧牲也太大了啦!」
阿爾文更狠:「這樣的女人也娶,你眼睛是被眼屎糊住了嗎?」
路卡聞言哭笑不得,不過看到兩人為了他而氣急敗壞的模樣,也知道他們是擔心自己才會這樣,好笑之餘,頓時覺得心頭暖暖的。
「你們冷靜一下,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沈夜二人看著路卡充滿安撫的微笑,猶豫了下後,還是閉上了嘴巴,給對方解釋的機會。
路卡解釋:「瑪雅非常重視權力,可是剛剛她提及繼任儀式時,卻完全沒有高興與期待的情緒。她關注的重點也很奇怪,不僅異常關注場地的布置,還對此做出各種要求,就像是⋯⋯她更在乎儀式的各種細節,而不是獲得爵位本身。所以我就在猜,歐內特斯帝國會不會打算趁儀式進行時做出攻擊。」
年輕皇帝看著沈夜二人若有所思的神情,續道:「歐內特斯帝國的戰力與我們不相上下,如果現在他們想要打破停戰協議,勢必得付出慘烈代價。因此要拿下艾爾頓帝國,最有效的方法便是將我殺掉、迅速控制皇城。最好還派大軍在邊境待命,待我死後帝國大亂之際,殺進來裡應外合。而瑪雅,不正是最佳的內應嗎?」
聽到路卡的分析,阿爾文與沈夜的神色瞬間變得很難看,倒是被人盯上性命的路卡依舊悠然地解釋道:「如果歐內特斯帝國此舉能夠成功,那艾爾頓帝國即使不滅國也必定大亂,瑪雅的伯爵之位自然就沒什麼用處了,因此她談及繼任儀式時才沒流露嚮往的態度。至於我說要娶她,只是想驗證一下這個猜測⋯⋯剛剛我要瑪雅成為我的皇后時,她可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呢!」
沈夜與阿爾文聞言也明白過來,瑪雅高興不起來的原因,還不是因為她覺得路卡都快要死了,艾爾頓帝國也有滅國的可能,因此對成為皇后一事也就完全提不起興趣了嘛!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城堡每間房都很寬敞華麗,這個會議室自然不例外。萊夫特讓沈夜與阿爾文待著的角落是一處用來小憩的地方,以琥珀屏風圍出一個獨立而隱蔽的空間,擺有茶几及沙發,讓二人正好能將方才未吃完的茶點搬過去慢慢吃。
雖然屏風並不能完全阻擋他人刺探,但反正瑪雅又不會在房內到處亂走,因此兩人完全不擔心會被瑪雅發現,舒舒服服地躲在那裡看熱鬧。
路卡見沈夜與阿爾文安頓好後,才道:「萊夫特,讓瑪雅進來吧。」
很快,萊夫特便領著瑪雅過來了。
「萊夫特,你出去吧,這裡不用人侍候了。」路卡道。
當房間只剩下路卡與瑪雅後,少女羞澀一笑,心裡對於路卡特意為他們製造的兩人世界感到滿意,卻不知道在房間一角,正有兩個人躲起來看好戲。
她所以為的兩人世界,根本是四人世界啦!
自從調查出錫德里克家族的真面目後,路卡為了掌控他們的家主瑪雅,便一改以往相處時那溫和卻疏離的態度,對她殷勤起來。
瑪雅對此並沒有懷疑,還以為自己的情意終於打動了皇帝陛下,卻不知對方這段時間對她的親近其實無關個人喜惡,更不是愛上了她,反而是因為再也不憐惜她才會這麼做。
以前路卡會如此絕情地疏離瑪雅,其實是為了少女著想。既然不能給予對方想要的東西,那麼路卡就不會去招惹、故意給對方希望。
但他現在知道瑪雅根本不安好心,與對方的相處便沒有了顧忌,反而處處釋出兩人可以再進一步的錯覺,並毫不留情地利用瑪雅的感情,試圖在與少女的相處中,探聽出歐內特斯帝國下一步的行動。
而瑪雅也不是省油的燈,在與路卡談情說愛期間,除了努力勾引對方,還有意無意地探聽艾爾頓帝國的武力布防等機密。
每每面對瑪雅的詢問,路卡總是一臉情深、裝作不經意地洩露出機密給她。當然這些所謂的「機密」,全都是路卡與大臣們謹慎商議後,故意用來誤導歐內特斯帝國的訊息。
瑪雅見路卡連國家機密都毫無保留地告訴自己,充分表現出對自己的信任與愛意,這讓被青年疏遠多時的她心裡得意萬分,心想若非路卡對她情深不悔,又怎會對她如此不設防呢?
瑪雅心情愉悅之下,成功被路卡降低了應有的警覺心,還真讓青年成功探聽到不少有用的情報。
聽著兩人表面你儂我儂的談情說愛,實際上正你來我往地刺探對方虛實,躲在房間一角的沈夜與阿爾文忍不住咂舌。
沈夜想到在小說中,瑪雅原本是阿爾文的妻子,可現在她卻與路卡調情,而自己與阿爾文還躲在一旁旁聽⋯⋯如果瑪雅像小說中那樣嫁給了阿爾文,那她就是路卡的嫂子了。雖然沈夜知道現在劇情已被他這隻亂入的蝴蝶搧得亂七八糟,阿爾文與瑪雅並沒有任何關係,可是總感覺還是怪怪的。
因為沈夜的介入,小路卡並沒有死亡,繼承皇位的人也不再是阿爾文。沒了皇帝身分的阿爾文完全入不了瑪雅的眼,倒是路卡代替他成了瑪雅的獵物。
小說中阿爾文是真心愛上了待他溫柔體貼的瑪雅,最後卻被她坑得沒了半條命;而現在路卡取代阿爾文的位置與瑪雅談情說愛,然而兩人都不是真心的,皆用著甜言蜜語試圖操控、利用對方。
明明路卡與瑪雅這對俊男美女的組合看著很養眼,可沈夜還是覺得這兩人在一起時的氣氛好恐怖!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路卡與伊凡交換資訊的同時,離開城堡的瑪雅心裡雀躍得快要飛起來了。原本路卡聽信沈夜的讒言、開始疏遠她後,瑪雅都覺得皇后之位此生無望了,想不到對方一離開,路卡對她的態度便開始軟化下來。這讓一直以嫁給路卡為目標的瑪雅再度看到了希望!
她的魅力果然還是很大的,沒有沈夜在旁說三道四,路卡自然能夠看得到她的優點。
瑪雅對自己的容貌與談吐、氣質很有自信,她與路卡從小認識,有著與其他女人所沒有的情誼;再加上她即將繼承爵位,成為帝國內最年輕的女伯爵,絕對是最適合作為路卡妻子的人選。
近期皇城內出現不少提議瑪雅當皇后的聲音,其中有部分是她在背後推動的,但更多的卻是民眾自發的言論。這讓瑪雅喜孜孜心想,她回到皇城後,經常做善事、經營聲望的舉動總算沒有白費。
現在她失去了父親,正是須要人安慰的時候,無論路卡心裡對她有沒有想法,這種情況下都會待她特別寬容溫柔。而瑪雅現在要做的,便是努力把他的同情轉變成愛情。
雖然瑪雅不敢承認內心深處那個很薄情的念頭,但她其實很慶幸艾尼賽斯死得及時,讓她再次得到了成為皇后的機會!
即使心裡歡喜,瑪雅回家途中還是把一個失去父親的悲傷弱女子演得入木三分。不少人看到瑪雅蒼白著一張美麗的容顏,故作堅強、強忍傷痛的模樣,都對這位失去至親的少女同情得不得了;瑪雅的裙下之臣更是心痛得不行,只願自己能夠成為再讓她展露笑顏的人。
這麼柔弱又善良的女子,上天為什麼這樣殘忍,要讓她受到這麼多苦難呢?
感受到民眾同情的視線,飾演悲情弱女的瑪雅演得更加賣力了,她享受著眾人關注的目光,生出一種玩弄眾人於股掌中的優越感。
可惜她的好心情,卻在與巴德的通訊中消失殆盡。
歐內特斯帝國終於要向艾爾頓帝國出手了。
並不是像現在這樣的小打小鬥,亞伯勒決定正式侵略艾爾頓帝國!
而她——瑪雅.錫德里克,則被挑選為這次侵略的一顆先行棋子。
明明前一刻她才因路卡轉變的態度而沾沾自喜,覺得成為艾爾頓帝國皇后的美夢快將實現。然而現在,殘酷的現實卻狠狠甩了她一巴掌。
要是她依照巴德的話行事,無論這件事成與不成,她與皇后之位也無緣了,真面目也勢必會被民眾知曉,現在人民有多喜歡她,到時就有多痛恨她!
可若是拒絕⋯⋯她能夠拒絕嗎?
瑪雅腦中浮現出艾尼賽斯的淒慘死狀。她知道只要自己不肯配合,甚至只要有些微的猶豫,父親的死就將是她未來的寫照。亞伯勒要弄死她,不比碾死一隻螞蟻困難。
不得不說,亞伯勒還是非常明瞭瑪雅的個性。瑪雅只是失落了一會兒,很快便恢復了心情,並沒有像巴德擔心的那樣感情用事,而是迅速選擇了一條適合自己的路,下定決心好好完成亞伯勒交代的任務。
既然背叛艾爾頓帝國已是無法擺脫的命運,那麼她只能把事情做到完美,獲取最大的功勞。
即使成功後會被民眾怨恨,可是身為擊垮艾爾頓帝國的大功臣,那些人再怎麼生氣也拿她沒奈何,到時也只敢在心裡怒罵而已,在她面前還不是要表現得恭恭敬敬?
如果成為皇后的這條路已經不可行,那麼,就讓她用其他方法來謀取榮耀與權力吧!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路卡想不到伊凡這麼敏銳,也沒有隱瞞,點頭道:「是的,我還在找能夠替小夜平反的方法。雖然小夜暫時還不能回來,但無論如何阿爾文先與他會合,也比較能讓人放心。不然沈夜與喬恩兩人在外面生活,實在太令人擔憂了。」
路卡頓了頓,笑著補充:「不,還有小葵和他們在一起,至少武力值還是有些微提升吧?不過仍是令人放心不下就是了。另外,事發後毛球也失蹤了,應該是小夜利用契約聯繫了牠,就不知道毛球是和他們在一起,還是被小夜派去其他地方。」
想到沈夜這次出走,偽裝成另一副模樣跑到傑瑞米身邊,路卡對於毛球去向的猜測便更偏向於後者。畢竟獅鷲並不常見,而被人馴服的獅鷲,他目前所知就只有毛球,要是沈夜讓毛球大剌剌地過去,傑瑞米輕易便能猜出他的身分。
伊凡點了點頭,道:「如果須要幫忙可以告訴我,我至少有一次機會可以離開牢房。」
路卡挑了挑眉,身為城堡主人,他對這地下牢獄的看守還是相當有信心的,進入這裡的犯人不僅被沒收了所有武器與空間飾物,還被結界封鎖了魔力與鬥氣,而且四周還有獄卒二十四小時看守,路卡實在難以相信伊凡能單憑一己之力逃離這裡。
伊凡即使知道獄卒已經被路卡支開,沒人能聽見他們的對話,但他還是很小心地側開身體,確保那東西從衣袖滑出時,只有他與路卡能夠看到。
路卡看到伊凡藏在衣袖的東西時,忍不住露出訝異的神情:「喬恩成功了?」
伊凡默然頷首。
年輕皇帝一臉恍然大悟。伊凡衣袖藏著的東西,的確有機會讓他逃離獄房,而現在相信沈夜的人不多,能夠承擔叛國罪名為沈夜冒險的人就更少了。路卡並沒有什麼可用之人,如果伊凡能夠出手,在必要時倒是張不錯的牌。
不過⋯⋯
「進牢房前不是要搜身嗎?你把東西藏在哪裡?」看守牢獄的獄卒都是很有經驗的老手,伊凡竟然能避過他們的搜查,著實令路卡意外。
伊凡並沒有回答路卡的疑問,只是默默將東西藏回衣袖。對此路卡並不在意,誰都有一些不想讓別人知道的手段,而他詢問伊凡也只是出於好奇,並不是一定要獲得答案。
自從伊凡兄妹被抓後,這還是路卡首次在沒有第三者的狀況下與他們會談,於是雙方把握機會,簡略交換了些資訊。伊凡告訴路卡沈夜出現在賢者府後的事情,雖然在通訊中沈夜已向路卡說過一遍,但說的人不同,看事情的觀點與角度也有所不同,因此路卡沒有絲毫不耐,仔細聽著伊凡的敘述。
而路卡則告訴伊凡,他們與沈夜用魔法水晶通訊時的內容。過程中,伊凡鮮少發問,可是仔細聆聽的模樣讓人知道他非常重視這些訊息。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沈夜叛國逃走後,伊凡兩人便以共犯身分被柯特逮捕,並囚禁於城堡內。
雖然路卡無法讓他們擁有沈夜被軟禁時的待遇,可仍盡力讓他們少吃些苦頭,至少在他的介入下,擋住了伊凡兄妹被嚴刑逼供的可能。
因為怕幕後之人會對伊凡他們下手,路卡不顧眾人反對、頂著壓力,堅持把兄妹倆收押在位處城堡地下的牢獄裡。
城堡地下設有數層牢獄,最低層是關押重刑犯的水牢,路卡當然不會把伊凡他們關在那裡,而是挑了兩間環境較好的上層牢房,讓他們待著。
即使如此,地牢這種地方免不了陰暗潮濕,路卡也只能保障他們基本的居住條件,不方便對他們過於特殊,因此兄妹倆還是少不了吃些苦頭。
身體素質向來不錯的伊凡還好,賽婭卻因為受不了陰寒而有些發燒。這個地下牢獄設有結界,能夠封印所有魔法、鬥氣等力量,以防罪犯鬧事或逃走。即使賽婭是名火屬性魔法師,在無法凝聚火元素的情況下,自然無法利用魔法抵禦寒冷。
賽婭生病後,路卡雖無法帶她離開牢獄,卻力排眾議地讓醫生給她看了病,並讓下人在她牢房裡多添了些保暖用的被褥。
對於路卡的做法,一些人挺有意見,然而路卡表示賽婭是重要的證人,也許她知道沈夜的去向,因此一定不能讓她有事,便把那些人打發了。
路卡進入牢獄後,先去探望了賽婭,不過女孩吃了藥後正在睡覺,於是便沒有打擾她,交代看守的獄卒多照顧後,他便來到關押伊凡的牢房外。
「她怎麼樣?」伊凡看到路卡前來,一改平常沉默寡言的模樣,略帶緊張地詢問。
「喝了藥睡著了,我已經交代獄卒多照看她,你放心吧!」路卡道。
「謝謝。」
路卡聽著伊凡的道謝,實在有些不習慣。伊凡這人素來獨來獨往慣了,即使因小時候受到路卡他們的照顧,會在訓練後出任務時以實際行動作為報答,但這還是路卡第一次獲得伊凡的道謝。
「不客氣,你們受苦了。」路卡嘆了口氣:「現在還不能把你們放出來,我能夠做的就只有這些了。」
伊凡頷首表示了解,看向路卡的眼神卻多了些溫度。青年很明白沈夜這一走,路卡護著他們須承受多大的壓力。
路卡能夠壓著那些想要扳倒沈夜的人,不讓那些人對他們行刑,這已讓伊凡很感激了。
青年決定留下來阻擋柯特他們、為沈夜爭取時間時,已有了接下來的日子並不會好過的心理準備。如果這事只發生在他身上,忍忍就過去了,可是賽婭最終卻一起留了下來,他怎樣都不想看到妹妹與自己一同受苦。
現在路卡為他們擋住了大部分危險,雖然牢獄之災終究免不了,但伊凡依然很感激,也領路卡這份情。
路卡笑道:「要是讓皇兄聽到你對我道謝,他一定嫉妒死了。自從你離開他的部隊後,他便老是叨嚷著你對他有多無情。」
氣氛因為路卡這句話而輕鬆了些,路卡在前往伊凡的牢房時,已讓看守的獄卒先行離開,因此這裡除了他們二人便沒有其他人,伊凡說話於是沒有了顧忌:「阿爾文人呢?他去找小夜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路卡與阿爾文討論完這件事不久,在宅邸的瑪雅便收到了相關情報。
內容雖然並不算詳盡,可是探聽的人卻有打探出重點。能夠做到這程度,此人必定身處城堡裡,而且還頗得城堡內部人的信任。

雖然獲得了想要的資料,可是瑪雅一點都不高興。想到當初她在舞會勾引路卡的表現,巴德之所以這麼快便能知道得一清二楚,顯然這名身分不明的探子除了為她打探消息外,同時也負責監視著她的一舉一動,把她的事情回報給巴德。
為了能更有效地保密,被派往他國的間諜都不知道彼此的身分。雖然瑪雅很希望把那個埋在城堡的釘子抽出來,但對方既然能夠紮根於城堡,自然不是等閒之輩。關於對方的身分,她至今依然茫無頭緒。
「真是太感謝巴德大人您的資料,想不到那位同僚連這種事情也能打聽到,想必他一定已成功潛伏在城堡裡。」雖然明知巴德不會輕易透露對方的訊息,可是瑪雅仍然不死心,裝出一副驚喜的模樣說道。
映像中的巴德,聞言後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妳不用試探了。總而言之,做好妳自己的事情,可別再搞砸了。」
瑪雅聞言,眼眶一紅,一臉被冤枉的委屈模樣:「巴德大人,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那位同僚很了不起⋯⋯這一次我會努力的,一定不會讓大人失望。」
巴德完全沒有要安慰瑪雅的意思,看著她受委屈的小模樣,就像欣賞戲子表演般地說道:「省省妳的演技吧,我可不是妳的那些仰慕著,會被幾滴眼淚耍得團團轉。妳有信心辦好事情就好,我實在不太看好妳這次的做法。路卡他們知道沈夜隱瞞一事後,也沒有太把事情放在心裡嘛!不過,要是妳成功讓沈夜眾叛親離,便找個機會試著將人拐到歐內特斯帝國好了。這少年是個人才,亞伯勒陛下可是非常看好他的能力。」
巴德見瑪雅垂首不語,對少女那副總是好像別人在欺負她的樣子感到膩味,於是訓了兩句話後便切斷了通訊。
不同於巴德對這個計畫的疑慮,瑪雅可是對此有著強大的自信。
無疑地,路卡對沈夜的信任,確實遠遠超出她的想像。從現階段來看,克里門男爵的話根本無法動搖沈夜在路卡心中的地位。
可是瑪雅知道,她已經在路卡的心裡投下了一顆名為「懷疑」的種子。
所謂的信任,有時候非常脆弱,只要有個小小缺口,再用一點力氣,便會像決堤般一發不可收拾。
何況瑪雅並不打算給路卡粉飾太平的機會,有時候輿論的力量遠比人們預料的更大,能夠輕易毀掉一個人。
尤其涉及叛國這種觸及人們底線的事情。現在人民有多喜愛沈夜這位賢者,到時候便有多痛恨他。
瑪雅倒想看看,當愈來愈多聲音與證據指向沈夜的背叛時,路卡還能像現在這樣,立場堅定地站在沈夜那邊嗎?
至於把沈夜拐到歐內特斯帝國?瑪雅完全不打算留給少年這條後路。
雖說成功的話會是大功一件,可既然已經視沈夜為敵人,瑪雅便會把他趕盡殺絕,絕不會給對方東山再起的機會!
反正沈夜拒絕了埃爾羅伊帝國的賈瑞德招攬一事並不是祕密,人們都覺得沈夜對艾爾頓帝國非常忠心呢。既然如此,到時候她就說沈夜寧死不從就可以了。
想到少年眾叛親離的模樣,瑪雅心裡便感到一陣舒爽。這個人總是處處惹她不快,一副很清高的樣子,既不結黨營私、也不用職權壓人。瑪雅就想看看,當這個人從雲端墜落以後,是不是還能保持著現在這副清高的模樣。沈夜愈是不幸,瑪雅便愈高興!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現階段若派人前往安摩斯國抓捕傑瑞米,不僅會造成國與國之間的糾紛,傑瑞米收到消息後,也會在艾爾頓帝國的人趕到前輕易脫逃。偏偏安摩斯國只是個弱小的國家,根本壓不住傑瑞米和他的精銳部隊,因此想請對方幫忙抓捕的想法並不實際。於是三人討論傑瑞米的事情無結論之後,便轉而商討接下來創世日慶典的事宜。
對於沈夜來說,這是他第一次在這個世界經歷規模這麼大的盛典,不禁感到非常興奮,聽著路卡兩人討論不久後的熱鬧場面,更是聽得津津有味,很快便把傑瑞米的事情拋諸腦後了。
後來少年因為想起進入城堡前賽婭等人擔憂的模樣,這才依依不捨地向二人先行告別,免得自己太晚回去,讓賽婭他們擔心。
待沈夜離開後,阿爾文收起了笑容,挑了挑眉頭詢問:「說吧路卡,你這次把小夜叫來城堡,到底是因為什麼事?」
雖然沈夜與阿爾文同樣身為路卡認可的「親人」,但說到與路卡相處的時間,沈夜卻遠遠不及阿爾文。加上彼此之間少了十五年的時光,沈夜雖然知道路卡已成長為能夠獨當一面的王者,可是潛意識中還是會不由自主地把現在的路卡,代入為當年小皇子那軟軟綿綿、特別好欺負的印象,進而忽略了很多他本應該會發現的事情。
就像剛剛的討論過程中,沈夜完全察覺不到路卡的異樣,可是阿爾文卻看出來了。
聽到阿爾文的詢問,路卡臉上露出猶豫,不知道該不該把事情告訴對方。
阿爾文見狀,伸手一敲路卡的腦袋,半責備、半開玩笑地道:「對我還挾藏著什麼?」
路卡按住頭被敲打的地方。在這世上,恐怕就只有阿爾文與沈夜會這樣毫不顧忌地與他開玩笑吧?想到沈夜,路卡的眼神暗了下來:「皇兄,你還記得安摩斯國的克里門男爵嗎?就是他把皇叔的事情告訴我的。」
阿爾文非常聰明,聽到路卡的話,再結合青年今天對沈夜時,那充滿違和感的態度,他立即猜到了事情的重點:「小夜曾與克里門有過接觸,你剛才那充滿試探性的語氣,該不會⋯⋯克里門曾把傑瑞米皇叔的事情告訴小夜吧?」
阿爾文見路卡頷首,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照理說,沈夜與傑瑞米並沒有任何交集,而且當年要不是沈夜的提醒,路卡他們也不會懷疑從小就對他們很好的傑瑞米。按理,沈夜是絕不會站在傑瑞米那邊的。
可是沈夜確實隱瞞了傑瑞米的行蹤,雖然就結果來看,這次的事情其實沈夜說不說影響並不大,可是卻成了卡在路卡心裡的一根尖刺,令他非常在意。

在這世上,能夠讓路卡無條件信任的人已經不多了,沈夜便是其中之一。愈是相信他,路卡對他的期待就愈高。當發現沈夜辜負自己的信任時,路卡便不由自主地對少年的一舉一動充滿懷疑,一直無法釋懷。
阿爾文知道沈夜的隱瞞後,心裡也覺得很不舒服。只是對方的安危在他心裡,終究還是佔了上風:「這事情還有誰知道?」
「知道的人並不多,我已經安排妥當,不會讓人有機會亂說話。另外,為了避免事情弄得人盡皆知,我已經把知情的克里門軟禁在城堡裡。只是對方終究是他國的男爵,我也不方便把人扣留太久。」路卡早就猜到阿爾文會是這種反應,雖然不滿沈夜隱瞞一事,但是在得知此事後,他首先關注的,又何嘗不是與阿爾文一樣呢?
通敵叛國是很嚴重的罪行,就像傑瑞米,無論他以前對國家有多大的貢獻、多受人民愛戴,可一旦叛國罪證確認,立即成為全國通緝、人人喊打的通緝犯。
只要是艾爾頓帝國的國民,便有責任將傑瑞米的消息傳遞回國。無論沈夜因著什麼理由隱瞞對方的消息,萬一這事情讓別人知道,全國國民會怎樣想?會不會覺得賢者大人與傑瑞米是一路的,認為少年也背叛了國家?
這件事可大可小,因此路卡在得知此事後便當機立斷,先控制住知情者,以免消息走漏,危及到沈夜。
阿爾文聽到路卡已經將事情控制下來,便知道對方雖對沈夜的隱瞞感到十分在意,卻與自己一樣,把少年的安危放在最優先的位置。
想到這裡,阿爾文不禁勾起嘴角,安慰路卡道:「我相信小夜不會害我們,他之所以不告訴我們傑瑞米的行蹤,自有他的考量。你別胡思亂想了,要不,我們直接詢問小夜原因吧?」
路卡目光一閃,對於阿爾文的提議很心動。但最後,出於身為國君的謹慎,他還是選擇暫時瞞著沈夜:「不,這件事有點奇怪。克里門是主動前來告知我皇叔的去向,並狀似不經意地提出他曾經告知小夜此事。我覺得這時機太湊巧了,就好像他是故意把小夜供出來似的。在事情明朗前,就別把事情告訴小夜了,省得節外生枝。」
阿爾文對此並不以為然:「克里門故意把事情牽扯到小夜身上也不足為奇,在安摩斯國的時候,我們可把克里門得罪慘了。他這人器量狹小,後來知道了我們的身分,因此便想出這種方法來報復吧?」
路卡認同阿爾文的觀點,卻依然堅持:「或許吧。可是我總覺得克里門的出現有點蹊蹺。他是器量狹小沒錯,可是生性膽小,不像是會為了報仇,而特意大張旗鼓前來艾爾頓帝國的人。我還是先把這事情壓著,試試能否從克里門口中問到其他線索再說。這次的事情,你就先不要告訴小夜了。」
見路卡堅持,阿爾文便應允下來。路卡對陰謀詭計的直覺一向比他敏銳,既然對方認為事情不尋常,那便暫時瞞著小夜好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沈夜與阿爾文總是有事沒事就往城堡裡跑,兩人與路卡經常見面,因此路卡根本不須特意派人傳召他們。這還是第一次,路卡派人前來宣沈夜到城堡見他。
「有什麼急事嗎?」沈夜覺得有點奇怪,便詢問前來接他的衛兵。
衛兵聞言一頓,看向少年的眼神瞬間變得複雜,但他掩飾得很好,並沒有讓沈夜看出來:「在下不清楚,只是依令前來接賢者大人進城堡。」
沈夜得不到回答,也不在意。這位衛兵長期在城堡當差,都是老熟人了,為人老實不多話,沈夜覺得他是知道內情的,可既然對方不想說,那表示事先被人告知必須保密,又或者這件事不是他能夠說出來的,沈夜知道這人怎樣都不會鬆口。
反正一會兒就會到城堡,直接詢問路卡即可,也不差在這一時半刻。
阿爾文同樣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尋常,主動要求同行,衛兵對此並沒有意見。
當兩人來到城堡後,總管萊夫特已在等候他們。萊夫特見阿爾文陪同沈夜一起前來,沒有太感意外,畢竟親王殿下一向非常照顧沈夜。
萊夫特領著兩人來到會議室,便見路卡正一臉嚴肅地看著掛在牆壁上的巨型地圖。
不得不說,路卡這幅地圖所列出的資訊準確而詳細,在沒有飛機、衛星等工具進行地面拍攝的異世界裡非常珍貴,而且有著巨大的戰略意義。不知花費了多少人力、物力,以及時間才繪製出來的,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好東西。
「路卡,你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沈夜很好奇路卡特意把自己叫來城堡到底是為了何事,面對自己最信任的人之一,他沒有任何顧忌,直接把心裡的疑問說了出來。
路卡有些疲憊地揉了揉額角,道:「收到可靠的消息,發現到傑瑞米皇叔一行人的蹤跡了,他們曾在安摩斯國出現。」
聽到傑瑞米的名字,沈夜因為曾經隱瞞對方的行蹤而心裡有愧,不禁心頭一緊,臉上卻裝作一臉訝異地問道:「真的嗎?這消息準確?你打算怎麼辦?」
阿爾文也蹙起眉頭,道:「要我領兵去圍剿嗎?」
沈夜聽到阿爾文的話,心裡一陣緊張,然而臉上卻是不動聲色:「這事還須要從長計議,畢竟傑瑞米身處他國領土,阿爾文你驟然領兵過去,引起誤會就不好了。而且從皇城出發至安摩斯國也得花上不短的時間,到時說不定傑瑞米人都已經不在那裡了。」
路卡嘆息道:「小夜說的對,他們輕裝上陣,又全都是實力強大的戰士,機動性強。等皇兄你趕過去,他們早就失去蹤影了。只是皇叔離開了艾爾頓後,卻沒有前往歐內特斯帝國,反而在安摩斯國現身,不知道他心裡有什麼打算。希望他們不會做出什麼危及國家的事情才好。」
阿爾文點了點頭:「的確,當年皇叔與歐內特斯帝國勾結,事跡敗露後出走,我一直以為他帶著手下投靠了歐內特斯帝國⋯⋯也難怪我們關注那邊的動向這麼久,卻一直沒有消息,原來是我們想錯了。」
聽著兩人的討論,在安摩斯國時已知道傑瑞米消息的沈夜,忍不住愈來愈心虛,沉默著沒有表示意見。
而且他聽著聽著,覺得傑瑞米做事相當謹慎,加上路卡他們之前主要監視著歐內特斯帝國附近,傑瑞米逃亡了這麼久都沒有讓人抓到尾巴,怎麼到了安摩斯國後,卻偏偏被路卡他們發現到呢?
真的是巧合嗎?該不會傑瑞米是故意現身,背後有什麼陰謀吧?

糾結再糾結後,沈夜便決定不再想了。他現在再怎麼擔心也於事無補,現在的阿爾文已經不是小說中那名不正、言不順地登基,備受眾人質疑而舉步艱難的年輕皇帝;而路卡,也不再是那個小小年紀便在一場刺殺中夭折的小皇子了。這兩兄弟聯手,還鬥不過一個傑瑞米嗎?
阿爾文好歹是小說主角,萬一真有什麼事情,也應該會有主角光環庇護⋯⋯吧?
隨即沈夜便想起,身為小說主角的阿爾文,在小說中是怎樣地遭眾叛親離、含冤受屈⋯⋯
這哪裡是主角光環?根本比催命符還恐怖好不好!
沈夜扶額心想:阿爾文,把拔對不起你啊QAQ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前一直放上網絡給大家先睹為快的試閱,都是小說最初版本的初稿。

因為是初稿,所以會與出書版本有所不同,當中亦難免會出現錯字之類的小問題。看到不少讀者都提出相關疑問,為了免除大家的疑慮,初稿我還是不放上來了。以後放上部落格的試閱,會與網絡書店的試閱同步喔!XD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柯特作為賢者大人的護衛隊隊長,與總是隱藏起身影貼身守護沈夜的伊凡不同,柯特除了需要操心府邸的防護以外,還要負責整個領地的安全。

在沈夜剛來到王城時,路卡他們原本打算留沈夜在城堡居住,建立這個府邸只是做做樣子而已。雖然無論是沈夜的府邸以及領地他們也挑戰最好的,一點兒也沒有因此而偷工減料。可是因為正主不在,派來管理這裡的護衛人數並不算多。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沈夜來到王城定居已經有一些時日了,雖然他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府邸,可是賢者大人卻與阿爾文一樣,三五不時便往城堡裡跑。

一來沈夜是有正事與路卡以及各大臣商議,二來路卡成為了國王以後,並不能輕易到處走,而且國家有很多事情也需要路卡決定,每一天也非常忙碌,大多時間都是競競業業地留在城堡裡。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作為這個隊伍的主角,沈夜並不知道護衛隊的糾結心情。此刻他的全副心神,都放在尋找能夠獲得毛球認可的靈草上。

自從進入翠羽森林以後,沈夜遇上不少實力強大的無主靈草,可惜全都被毛球否決了。這一次之所以帶著毛球前來,便是給予牠一起挑選的權力。既然毛球不喜歡,沈夜也從善如流地拒絕了這些主動示好的靈草。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沈夜首次與一棵無主靈草進行接觸時,護衛隊全神戒備,準備當沈夜與靈草溝通失敗後,便立即出手保護少年。

畢竟沒有靈力的異國人,妄圖與靈草結契絕對是找死的行逕。雖然護衛隊心裡並不贊同沈夜這種行為,可是他們的任務是保護這些人。即使利用自身來為沈夜當盾牌,也定必不能讓少年受到絲毫傷害。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阿加莎便帶著沈夜他們進入了埃爾羅伊帝國境內面積最大、同時無主靈草數量最多的翠羽森林。

對於與沈夜的交易,阿加莎並沒有滲入任何水份,故意把他領到一些靈草稀缺的地方。不單認認真真地依照約定報行著,甚至還給予少年不少幫助與便利。這令沈夜對這個落落大方的公主很有好感,覺得對方是個可交之人。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這次的旅程,沈夜在出發前曾經打聽過賈瑞德他們的事情。聽說埃爾羅伊帝國的國王年老衰弱,王子之間對皇位競爭激烈。原本賈瑞德作為國王最小的兒子,他的年紀幾乎可以當兩名兄長的兒子了,照理說賈瑞德應該與國位無緣才對。

偏偏他的兩名兄長卻是酒囊飯桶,雖然比賈瑞德年長得多,可是各方面的能力卻完全被自家小弟比下去。結果年紀輕輕的賈瑞德,不單憑著幾項卓越的政績成功獲得了老國王的關注,成為繼承王位的熱門人選,還因此被兩名兄長記恨上,三兄弟為了皇位鬥得不亦樂乎。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加莎這一次離家出走,顯然把家人都嚇壞了。她才剛踏入王城,收到消息的三名弗羅倫斯帝國的王子殿下,已早早在城門守候著。

雖然他們早已知道阿加莎恙,可親眼看到她平安無事地歸來以後,三名王子殿下這才鬆了口氣。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弗羅倫斯帝國是一個很貼近大自然的國家,她四季如春,再加上這裡的人民對植物的喜愛,到處也能夠看到植物美麗的翠綠、以及各種花朵繽紛鮮艷的色彩。

最吸引沈夜目光的,便是這裡各式各樣的靈草。弗羅倫斯帝國的人民雖然不具備修煉魔法與鬥氣的天賦,可是他們卻身具別國人民所沒有的靈力。這種神秘的力量除了能夠像鬥氣般直接用來戰鬥外,還能夠驅使靈草為其所用。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錫德里克家族在艾爾頓帝國中,是一個有著重要地位的古老家族。現任家主艾尼賽斯伯爵是上任國王的摰友,甚至艾尼賽斯伯爵的妻子,還是前皇后的親妹妹。

這個歷史悠久的家族,數代也對艾爾頓帝國忠心耿耿。這枚由歐內特斯帝國埋進來的釘子,實在是隱藏得極深。這也是為什麼沈夜明知道瑪雅的家族是敵國的釘子,卻在沒有證據的狀況下完全只能三緘其口的原因。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伊凡與路卡他們也算得上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伙伴,最重要是伊凡雖然性子冷清,但卻非常重視賽婭這個唯一的妹妹。而賽婭則是個很重恩情的善良女孩,因此只要賽婭她一直慬記著路卡他們的恩情,那便不存在伊凡背叛的可能性。

因此面對伊凡偶爾的不服從命令、又或者在出任務時那獨斷獨行的高傲姿態,作為他直屬上司的阿爾文也是睜一眼、閉一眼。而伊凡的實力卻又是實打實的厲害,因此一些人即使看不慣伊凡的“特權”,但在多次碰釘之下,也被伊凡打得沒了脾氣。結果便成了沈夜與伊凡重遇時,所看到的那種伊凡總是遊離於團隊以外、只在重要時候才出力的奇怪狀態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