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遊客大家好~歡迎蒞臨【香草遊樂園】。為保証閣下的遊程安全愉快,請大家在參觀以前先花一點時間仔細看看以下的注意事項,以免誤闖猛獸區等危險區域喔

違反園規的留言作者一概不予回答,嚴重違規的話留言將會被刪除,請各位注意。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8) 人氣()

品雅軒對面的悅來客棧,一名青年正坐在窗邊品茗。
青年長相普通,是那種丟進人群裡完全不會引起別人注意的類型。他穿著一件玄色衣服,暗沉的顏色顯得他那張尋常樣貌更加不起眼。
青年看著窗外景色,手指漫不經心地撫弄著茶杯邊緣,如果仔細瞧,便會發現這名長相普通的青年,有著與他平凡容貌完全不相符、很漂亮修長的手。
如果正視這名青年,便會發現他的眼睛也很漂亮懾人,銳利的目光彷彿能看進人的靈魂深處,充滿令人心悸的魄力。
可惜他總是低垂著頭,從不直接對上他人的視線,隱藏住那雙出色的眼睛。
青年的位子正好能夠看到對面品雅軒的一舉一動。一見到玄天門的馬車,青年饒有趣味地勾起了嘴角。
「她就是方大俠的女兒啊⋯⋯還真是好大的威風。」看著步出馬車的少女,青年微笑著喃喃自語:「但我就是不現身,妳能拿我怎麼辦?」
誰也不知道,那個唯一知道魔教教主彭琛的下落,現在全武林都在找他的前魔教副教主段雲飛,此刻正安然坐在悅來客棧裡,看著玄天門主親自前來找人,硬是不現身!
早在魔功重現江湖之際,段雲飛便知道自己的麻煩來了。他並不怕麻煩,畢竟這世上武功比他強的人不多,到了他這種程度,即使無法打敗敵人,他也有全身而退的信心。
可是他不喜歡被討厭的人挾恩圖報。
是的,段雲飛非常討厭方毅的女兒方悅兒。
雖然他與方悅兒素未謀面,對方還是恩人的女兒,他理應不該對方悅兒有意見才對。可是段雲飛正因為感恩於方毅當年對他的提攜與幫助,才不喜歡這個新任的玄天門之主。
因為段雲飛覺得,方悅兒身為方毅唯一的女兒,她的所作所為簡直辱沒了方毅的名聲!
方毅明明是個武藝高強的武林高手,但方悅兒卻只懂些花拳繡腿,實在丟光了她爹的臉。方毅曾向段雲飛無償公開玄天門收藏的武功祕笈,所以他知道方悅兒手握著怎樣巨大的寶庫。她的起點比其他人領先太多了,天賦再不濟,至少也能用這些祕笈堆砌出一個二流高手吧?

但方悅兒卻完全丟下武功,心安理得地用玄天門主的身分來吃喝玩樂。
每次想到方毅向他嘆惜著玄天門後繼無人的無奈時,段雲飛都生出要替他好好教訓這個不孝女的心思,哪會那麼輕易現身替她解決問題?
段雲飛得知林易光等人去找方悅兒,便猜到他們十之八九是想利用方毅對自己的恩情來說動自己幫忙了。
方毅是幫過我沒錯,但我和妳很熟嗎?這姑娘還真是厚臉皮!
當年對段雲飛有恩的是方毅,現在方毅死了,對他的獨生女方悅兒,段雲飛還是會照拂幾分。要是對方真的遇上危險,段雲飛也不會置之不理,但這是在他自願的前提下。
至於方悅兒挾恩圖報向他提出要求?段雲飛表示不聽不聽他就是不聽,魔教前副教主就是這麼任性!
對待恩人的女兒,即使惹不起,他還會躲不過嗎?
雖然段雲飛打定主意不理會這位厚臉皮的玄天門門主,然而卻不能明目張膽地拒絕她。畢竟江湖上恩怨分明,不計暗地裡的齷齪,至少表面上不知恩義的人會受到黑白兩道的鄙視。
段雲飛向來我行我素,倒是不在意他人怎麼看自己。可他身分特殊,為免某天被人知曉他的真正身分時,為家人帶來麻煩,段雲飛還是小心經營著他的名聲,避免做出一些太出格的事情而觸及武林的底線。
也正因如此,他即使當上了魔教副教主,可是白道談及他時,都一致認為他言行囂張妄為,卻有著原則與底線,不是個大奸大惡之徒。
後來更因為他手刃魔教教主,使魔教從此一蹶不振,更是完全洗白了他曾是魔教中人的污點。
甚至有些人談及他時,還說他把教主幹掉卻沒有自己趁機上位,反而毫不留戀地離開了魔教,說不定他根本就是心繫正道,為了阻止魔教壯大而忍辱負重地混進去的正義之士。
當個魔教副教主當到變成受白道敬仰的英雄人物,段雲飛還真的稱得上是史上第一人了。
雖然段雲飛不能明晃晃地拒絕方悅兒的求助,可是他可以裝聾作啞啊!他早就知道玄天門在找自己,但就是躲起來不現身。到時人家說他不知恩圖報,他大可裝無辜說自己閉關,完全不知道有人在找他。
因此這段時間段雲飛一直喬裝打扮成相貌普通的商人,用的還是在前魔教教主彭琛房裡搜到的特製面具。江湖上流行的易容術,一般都是用強大的化妝技巧變化人的容貌,而段雲飛這張面具卻是直接替他換了一張臉。再加上江湖上真正見過段雲飛的人其實不多,流傳下來的畫像畫得再好也總有些失真,難怪這麼久都沒有人找到他。
雖然段雲飛並不喜歡方悅兒,可是還是對她生出些興趣,何況玄天門之所以蹚這渾水也是因為他的關係。因此段雲飛雖然一直躲著不現身,卻仍一直待在煙雨城沒有離開。
段雲飛打算在方悅兒留在煙雨城的這段時間於暗處保護她。反正他有信心,憑藉自己的易容,根本不會有人認得出他。
他想著要是方悅兒一直找不到人,找了一段時間後便會離開。到時玄天門便能推說是林易光他們提供的情報有誤。而段雲飛只待方悅兒放棄搜尋後,也會離開這裡,從此江湖不見。
這個小丫頭想對他挾恩圖報?門兒都沒有!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很快地,段雲飛的想法變得不堅定了。
方悅兒等人進入品雅軒不久,便見品雅軒派了人外出。當時段雲飛並不在意,還興致勃勃地想看看對方打算怎麼找人。
但馬上他便笑不出來了。
那些品雅軒的下人外出不久,便邊敲鑼打鼓邊大喊著段雲飛的名字折了回來,正悠閒喝著熱茶的段雲飛噗地把口裡的茶全噴了出來。
玄天門好歹也是武林大派啊!名門正派不是最要面子的嗎?這種鑼鼓喧天的尋人方法到底鬧哪齣!?
而且看那些下人的行走路線,完全是要繞著煙雨城走一圈的架勢啊!
原本段雲飛還打算裝不知道、不露面,可是現在要是再說不知道玄天門正在找他,會有人信嗎?
什麼叫「人不要臉,天下無敵」,段雲飛確實地感受到了。
青年聽著樓下的人敲鑼打鼓地喊著自己的名字,都想找個洞鑽下去了!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門主很忙 卷一 尋人任務》)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此時少女在陳老引領下,輕步進入品雅軒的高等包廂,而其中兩名侍女的手上,不知何時多了從車廂裡拿下的東西,尾隨在她身後。
其中一名侍女拿著托盤,托盤用金絲楠木雕製成,深沉的木色中閃過陣陣流動的金光,非常美麗。托盤上是各種名貴的餐具,無論是用料還是做工皆名貴精緻得閃盲眾人的狗眼。
品雅軒很捨得下重本,除了菜式新穎美味,這裡的食具在煙雨城都是數一數二的精美名貴,然而相較於這位貴客自己帶來的,卻是立即從天上跌落塵埃。
另一名侍女雙手捧著的,是一張雪絨獸的毛皮。雪絨獸是只出現在天山山頂的奇獸,數量稀少,體型小且長相可愛,然而卻非常凶猛。其毛皮顏色獨特,純白之中帶有淡淡閃亮的銀藍,非常夢幻。
侍女手中這張毛皮,至少需要五隻雪絨獸才能縫製出來,而且看起來渾然天成,完全看不出接縫痕跡,顯然製作上花費了心思。
只是眾人卻看不明白了,把雪絨獸毛皮縫製成這麼四四方方的模樣是想做什麼?當手帕未免也太大了,可當斗篷又有些太小,而且有斗篷是這種樣式嗎?
一眾旁觀者邊猜邊好奇地伸長脖子看著少女一行人步入包廂,在侍女關門的瞬間,他們的疑問獲得了解答。
他們看到那名拿著雪絨獸皮毛的侍女,把手中皮毛鋪在椅子上,隨即那位貴客竟便一屁股坐了上去。
原來這張珍貴得可以買下整座品雅軒的毛皮,人家是用來墊椅子的!
有沒有這麼誇張!?
看熱鬧的人都快要吐血了,雖然那張毛皮是人家的,即使那名少女拿去燒掉他們也管不著。可是這雪絨獸毛皮即使自己拿到手也捨不得用,人家卻只用來當坐墊,這實在太打擊人,都要生出仇富心了有沒有!
方悅兒可不知道這些,即使知道也不會在意。此時她的心神全被眼前精緻的菜餚所吸引,這些菜餚在品雅軒皆是限量供應,而且每桌限點一碟,想多吃也沒有。
雖然馬車內一直備有各式美味的點心供門主大人隨時享用,在路途中絕對不會餓著她,可是方悅兒看到這些色香味俱全的菜餚時,仍頓覺有些餓了。
吃東西前,少女不忘先讓向自己行禮的陳老坐下,邊吃邊聽對方報告尋找段雲飛的事。
品雅軒作為玄天門在煙雨城的據點,對城裡的一切可謂瞭如指掌。只是那個段雲飛卻像條泥鰍般滑不溜丟,只怕對方若不是自願現身,憑他們的人也無法找出來,陳老羞愧地向方悅兒告罪。
「沒關係,整個武林的人都在找段雲飛,可不也抓不到他嗎?這並不是陳老你的錯。既然這個人那麼難找,就讓他主動來找我好了。」方悅兒無所謂地說道。
陳老第一次接觸門主本人,早已聽說四大堂主把方悅兒寵上天,本以為會看到一個刁蠻的大小姐,想不到門主大人卻意外地好相處,這讓他暗暗鬆了口氣:「那麼,我現在便派人去把門主大人要尋找段雲飛的消息散布出去。」
方悅兒點了點頭:「我們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一個戲棚在表演,直接向他們借道具就好。」
借道具?

陳老聞言,心裡浮現出一個大大的問號。一向八面玲瓏的他,竟然猜不透門主大人的指示,只得出言詢問:「門主大人……您的意思是?」
方悅兒眨了眨一雙水汪汪的杏眼,一臉無辜地說道:「不是要找段雲飛嗎?現在武林找他找翻了天,而且林盟主他們找我協助時這麼高調,我就不信段雲飛不知情,一定是不想出來而已。借戲班的鑼鼓邊敲邊大喊讓段雲飛來找我,我就不信這麼丟臉他會不來!」
不要呀喂!對方感到丟臉以前,我們玄天門便已經夠丟臉了呀!
陳老心裡正拚命吶喊,表面力保平靜,可眼神仍是滿滿的不可置信,看向坐在方悅兒身邊的堂主們。
四大堂主中,除了幽蘭留守玄天門看家,由其他三人一起護送方悅兒前來。此刻三人被陳老的視線看得不好意思,不過無論方悅兒的想法有多天馬行空,只要他們做得到,便不會拒絕她。
他們就是這麼寵自家門主!門主棒棒噠!
身為四大堂主之首,雲卓頂著壓力微笑道:「就聽門主的吩咐去辦吧!」
「⋯⋯是。」陳老終於明白,為什麼外界都傳四大堂主寵門主大人寵得完全沒有原則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玄天門的前任掌門方毅,曾是江湖上武功排名第一的高手。再加上玄天門經歷數代輝煌,至今名下產業多不勝數,門下高手如雲。也正因為玄天門的存在,這個人跡罕至的無名山峰才被人們命名為「玄天峰」。
可惜身為武林第一的方毅,因數年前練功出了岔子,竟走火入魔而英年早逝,留下一個當時尚未及笄的女兒方悅兒。
方悅兒雖是方毅的女兒,卻一點都沒遺傳到方毅的武學天賦,在玄天門裡只是一個武功奇差、朽木不可雕的擺設。玄天門之所以至今仍能屹立不倒,全靠門中四大堂主支撐著。
四大堂主雖然年紀輕輕,卻都是排得上武林前十名的高手,而且各自在某些領域中有著獨特專長。雖然方悅兒這個門主很不靠譜,可是四名堂主全都對玄天門忠心耿耿,有他們的扶助,誰也別想打玄天門的主意。
方毅去世後,他的女兒方悅兒自然順理成章成為新任的門主。只要能娶方悅兒為妻,便等同於將玄天門納於掌心。因此這幾年前往說媒求親的隊伍絡繹不絕,玄天門的門檻都被人踏破了。
然而這支正前往玄天門的人馬,卻不是為說媒而來。如果讓武林中人看到這支隊伍,一定會因它的華麗陣容而驚掉下巴。這一行人以武林盟主林易光為首,全都是武林中各大強盛門派的代表。
方毅離世,林易光便成了公認的武林第一。只是林家既非世家出身,本身也沒有太大的勢力,只能靠林易光個人強大的武力值與武林盟主的身分撐起林家門面。
另外,同行的還有不少名門派系,例如以內功著稱、門派弟子全是僧人的澤天寺;白梅山莊則最為富有,情報網遍布天下;鴻勝幫的功法以鍛鍊肉體為主,因此此幫的人都生得虎背熊腰,擅長拳腳功夫;武林世家蘇家擅於使劍,同時也擅長鍛造,不少著名的兵器都出自他們之手⋯⋯
如此浩大、可說是包含當今武林最為強大門派的陣容,他們集結前來玄天門,只為了一個人。
一個已經失蹤數年的魔教之人。



在眾人望穿秋水之下,一隻白嫩的柔荑從馬車內伸出,隨即便見一名長相甜美的少女,在其中一名侍女的攙扶下緩步踏出。
少女的容貌驟看並不如四名侍女美艷,一開始看到她的相貌時,眾人是有點小失望的。在他們的假想中,身為這四名侍女的主子,理應長得比她們更加美艷才對。
何況女子皆愛美,更喜歡比較。身為主子,那名少女應該不可能容忍身邊的侍女比自己美。
然而很快地,所有人便被這名少女矜貴的氣質吸引住。她沒有咄咄逼人的姿態,臉上甚至一直保持著愉悅的微笑,但卻有著天生的貴氣。
這種氣質讓她像身處在鴨子群中的天鵝。原本這幅畫面應該是很有侵略性的,偏偏少女那水汪汪的杏眼及可愛的酒窩,令人感受到少女一身貴氣之餘,卻又覺得她親切無比。
貴氣與親切,這兩樣氣質聽起來很矛盾,可是放在這名少女身上,卻讓人看著就覺得舒服!
當人們回過神後,才驚覺自己早在不知不覺間把視線投放到少女身上,反而忽略先前一直覺得把少女甩出幾條街的侍女們。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225786_1494977297207180_416282671010966019_n.jpg

門主很忙【首集珍藏特裝組】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420625_1494977253873851_1363926734603687770_n.jpg

門主很忙 卷一 尋人任務
香草 著
魔豆文化
定價 : 180
上市日 :2017年6月28日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經不覺,陪伴了大家一年多的《夜之賢者》已經完結了。各位把第八集大結局入手了嗎?XD

為了慶祝《夜之賢者》完滿結束,也感謝大家對這本小說的支持。作為紀念,我又來舉辦繪圖活動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但是,孰湖的試探真是愈演愈烈了。
  這隻妖怪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
  看樣子,他不得不考慮是否要繼續隱瞞實情了。
  不然,下次孰湖要是真的全裸跑到他面前,他再冷靜,也有可能會因為忍不住而穿幫。
  阿新一直在默默觀察著阿鳴與妖怪們的互動,也知道孰湖是怎樣的性格……
  當然,如果阿新知道這妖怪不只想脫褲子,還打算在他面前拉屎的話,他應該笑不出來了。
  當初,阿新之所以選擇主動向孰湖搭話,純屬一時心血來潮,作出了那樣輕率的舉動,但是,也可當作他在潛意識裡已經不想再繼續隱瞞阿鳴,他想要向對方坦白了……
  一開始知道阿鳴與他是同類時,阿新其實是非常高興的,也不是沒有想過與對方坦白。

 只是,那時候阿鳴的性格遠比現在更加孤僻,對別人總有著強烈的戒心,再加上,那時候阿新認識阿鳴的時間也不長,於是,他保持著觀望的態度。
  結果拖著、拖著,當他與阿鳴的關係愈來愈好,他就錯過了向對方坦白的時機。
  但就這樣一直拖著不說,要是某天阿鳴發現自己一直在隱瞞著他,應該會很不高興,甚至會很生氣吧?
  想到阿鳴有些傲嬌的模樣,阿新雖然覺得還滿可愛的,但別看阿鳴平常總是表現得總是很淡然,好像對什麼事情都沒有所謂,要是他真的生氣的話,是很難哄的,或許「坦白從寬」,由阿新主動告訴他,阿鳴就不會太過生氣。
  
  趁著午休時間,阿新走到了那些妖怪們白天聚集的地方──廢置儲藏室。
  他想要跟阿鳴坦白的念頭已經存在了很久。
  可是,他一直提不起勇氣。
  一直以來,他都在尋找一個讓對方知道真相的契機,而這次……多虧了孰湖那糾纏、煩人的程度,也許就是一個坦白的好時機。
  下定了決心,阿新打開儲藏室的大門。
  「是阿新!」
  「真的是阿新!」
  「阿新真的來了耶!」
  興奮的妖怪們繞過了地上那些軟墊、靠枕,熱烈地歡迎阿新。
  走在最前頭的是孰湖,酸與、白虎、狡、類、寓跟在後頭,那群與阿鳴熟悉的妖怪們,全都聚在這裡。
  一陣廢宅的氣息撲面而來,讓阿新感到一陣莫名的退卻之意。
  「哎啊~~放鬆、放鬆!我們就只是想與你交個朋友而已嘛!難得遇上看得見我們、又不怕我們的人類。」
  孰湖笑著拍了拍阿新的肩膀。
  「是說你還真見外啊!明明看得見我們,都主動與我搭話了,卻老是裝出一副看不見的樣子,害我今天還被阿鳴教訓了一頓呢!」
  「所以說,這幾天你們一直糾纏著我,到底想幹什麼?」
  推開自來熟撲過來的孰湖,阿新露出了一副「真是敗給你了」的表情,重重地嘆了口氣。
  現在回想起當時自己耍帥與這妖怪搭話,不由覺得他當時腦袋一定不清醒,不然怎麼會如此衝動呢?
  到底當時他怎麼會認為這傢伙會心照不宣地為自己保密,然後,大家繼續河水不犯井水地生活……
  什麼叫做自作自受!?
  這就是了!
  不過……
  阿新環視了下這座他第一次進入的妖怪祕密基地,目光落在儲藏室外的陽台上。
  ……他們,還真是擅用陽台每一分的空間啊!
  對於這群妖怪竟然能夠把那裡打造得那麼有居家感,他在心裡由衷致上十二萬分的敬佩。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而沒等他追問,一直跟在孰湖身旁默默吃著麵包的酸與,先一步推翻孰湖的說法。
  「你說阿新主動和你搭話,可那時候我就在你身邊,卻完全沒有聽見。」
  這下子,林鳴眼中的訝異迅速被同情取代了。
  「孰湖,你這傢伙居然有妄想症了啊……」
  「他真的跟我說話了,我沒有說謊!」
  孰湖簡直被他的反應弄得哭笑不得。
  明明他與阿新都是阿鳴的朋友,怎麼阿鳴對他們的信任度,就有這麼大的區別!?
  偏偏阿鳴愈是懷疑,孰湖就愈想證實自己才是對的。
  「眾人皆醉我獨醒」真的好痛苦啊──
  孰湖雙眼放光地盯著不遠處,時不時把視線飄向他們這個方向的阿新。
  「我一直都在試探那小子,可無論我做什麼,他總是都面不改色……對了!我還有一個大絕招──」
  急於證明自己沒說謊的某妖怪突然靈光一閃,迅雷不及掩耳地閃現到阿新的面前,伸手解開皮帶。

想當初他和酸與第一次遇到阿鳴的時候,也是正脫掉褲子在擦……
  「噗──咳、咳!」
  察覺到孰湖的可怕意圖,林鳴頓時被飲料嗆到。
  他邊咳邊衝到正打算一把脫下褲子的孰湖身邊,迅速地出手捏住對方腰間的軟肉,毫不留情地用力一扭!
  「啊啊啊──」
  孰湖痛苦的慘叫聲頓時響徹教室。
  「阿新,我肚子痛想蹲廁所,一會兒老師過來時你幫我告訴他。」
  對著顯然被他嚇得目瞪口呆地阿新拋下這句話,林鳴火速地拉著褲子半脫不脫的孰湖走出教室,說教去了。
  酸與拍著翅膀默默地跟在後面。
  「阿鳴他……怪怪的。」
  同樣被林鳴的殺氣騰騰給嚇到的同學,目瞪口呆地看阿鳴帶著一身殺氣去上廁所。
  「天曉得……也許他很急吧!」阿新聳了聳肩道。
  雖然表面上他看起來跟同學一樣,都是被阿鳴突如其來的行動給嚇到,但其實和阿鳴一樣能夠看得見妖怪的他,都笑到快內傷了。
  ……那位妖怪先生真的太搞笑了啦!
  他是怎會想到脫褲子這招啊?
  不過,阿鳴大概是急瘋了吧,居然忘記他「看不見妖怪」,就算孰湖真的在他的面前全身脫光,也不會有任何反應這個「事實」。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暖花開,窗明几淨的二年三班教室內,綽號「唐僧」、上課幾乎是在唸經的老師,頌讀聲嗡嗡,襯著和暖又潮濕的天氣燻人欲──
  ──什麼!?
  有人跳樓!?
  意識渾沌迷糊、上下眼皮早已忍不住開始打架的阿新,在他半張的眼角瞄到窗邊直直往下墜的身影時,嚇得瞬間清醒!
  要不是從小被各式各樣奇怪的東西嚇習慣,已經練成了處變不驚的個性,他差點就叫出聲來了。
  可是他隨即就發現事情不對勁。
  阿新深吸了口氣,不動聲色地環顧了下教室內的其他人。
  除了他之外,課堂上的其他同學完全對剛剛窗外墮樓的身影視而不見,而且,他也遲遲聽不見重物墮地的聲響。
  除了──
  阿新立即看向不遠處的室友兼同窗──林鳴。
  「果然──」
  阿鳴雖然表面看起來沒什麼,可是仔細觀察的話,還是能看得出他渾身僵硬,顯然也被剛剛的情景嚇得不輕。
  相較之下,其他的同學不但沒有絲毫異樣,阿新甚至發現了有不少人正腦袋放空,摸魚打混。
  「是說……剛剛的情景好像有些似曾相識啊……」
  冷靜下來的阿新,突然想起曾經有個傢伙,也從窗外直直地往下掉過,好像就是阿鳴身邊的那個叫「孰湖」的妖怪。
  想到最近孰湖總是不厭其煩地在他面前晃來晃去,極力想要試探阿新是不是能夠看到妖怪……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歸納出前因後果的阿新,只能感嘆一聲,十分後悔自己當初主動向孰湖搭話。
  那時,他怎麼就那麼看不開!?
  竟然主動去招惹那些妖怪!?
  尤其這個名叫孰湖的!
  那傢伙根本就是像狗皮膏藥一樣,一旦被貼上來就再也甩不開了。
  下課的鐘聲響起,阿新長吁了一口氣整個人脫力地趴在課桌上。
  而不久前才從窗外表演高空墮落的孰湖,正飄飄然地穿過窗戶,走向他那倒楣的室友兼同窗。

孰湖的身後,還默默跟著個正咬著麵包的妖怪──酸與。
  這二隻妖怪,還真是形影不離啊……
  「嘿嘿!剛剛有沒有嚇一跳?」
  趁著下課的空檔,孰湖嘻皮笑臉地向稍早才備受驚嚇的林鳴詢問感想,這隻妖怪厚臉皮的程度,令人不由得驚嘆。
  「剛剛的玩笑太過火了!我要是忍不住大叫的話怎麼辦!?」
  林鳴從抽屜裡取出盒裝飲料,貌似淡然地喝著,邊用他們一人二妖才聽得見的聲量小聲說道。
  因為身邊還有其他同學在,所以表面看起來他只是托著臉發呆,並沒有抬頭往孰湖看過去。
  孰湖聽出林鳴言語中的惱怒,立即一手指向不遠處正與同學打鬧著的阿新。
  「我就是想測試一下他會不會被我嚇到?」
  「阿新?」林鳴愣了愣。
  孰湖慎重地點頭。
  林鳴抿起了嘴,更加不高興了。
  「我與阿新認識了這麼久,他能不能看得到妖怪我會不知道嗎?你們就別瞎折騰了,我可不想因為我的關係,為阿新帶來任何麻煩。」
  眼看林鳴是真的不高興了,孰湖手足無措地抓了抓頭,解釋道:「欸~~我不是在瞎折騰啦!有一次我與他擦身而過時,他對我說話了耶!」
  ……跟孰湖搭話!?
  誰!?
  阿新嗎?
  怎麼可能!?
  林鳴驚訝地睜大眼睛。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