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徹骨,殘破古老的建築上全都包裹著一層晶瑩剔透的如水晶般的寒冰,這是一個寸草不生的冰雪國度。看起來一片冰冷的死寂,有誰會想到這個看似絕地的地方卻隱居著已經久沒現世的雪女一族?

足以致命的嚴寒卻無法威脅到有著元素精靈守護的諾頓,然而即使沒有性命之憂,除了原住民以外,誰也不會想停留在這個時間彷彿停頓了一般的冷清地方。

先前那位名叫艾莉的女騎士在的時候還好,那少女的嘴巴雖然有點毒,可是卻是個自來熟的性格,她在的時候至少有個人與他說話。

「現在只有你在這裡陪我了。」諾頓撫摸著青鳥柔順的羽毛道。

風之元素精靈卻對主人情深的話語毫不領情,煩躁地拍動著翅膀鳴叫了幾聲,表露出對這種沈悶生活的不滿。

現在被封印了一身能力的諾頓只是名有著元素精靈守護的普通人而已,他根本就無法破除封印把妹妹帶走。雖然不忍把莎莉獨自一人留在這裡,然而青年卻心知他即使一直留在這裡也做不到什麼。在這裡待得久了,他便開始考慮是不是該離開了?

諾頓幽幽地嘆了口氣。如果他真的是龍王的話,只怕也是這世上最窩囊的龍王吧?  

就在諾頓在胡思亂想之際,艾莉留下來的秘銀瞬間幻化成一面銀色的鏡子,隨即一個他非常熟悉的清麗容貌映照在銀鏡上:「諾頓,很久不見了!  

「思思?」停留在雪之國的諾頓偶爾會與艾莉通訊,青年的情報仍舊停留於勇者大人離家出走之時。對於夏思思親自現身這點雖然有點驚訝,不過看到很久未見的友人,諾頓還是感到非常高興。

「諾頓,你現在仍在冰雪之國嗎?  

「是的。」青年之所以一直呆在這裡不走,便是為了就近觀察雪女的態度。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也覺得這些冷漠的雪女確實如奈伊所說般對他們沒有絲毫敵意,可是他們卻又幫助北方賢者用冰把莎莉封印,因此諾頓希望能弄清楚對方到底在想些什麼。

可惜這些雪女根本就沒有任何與他交流的興趣,這段時間以來雙方的對話屈指可數。要是夏思思再晚兩天聯絡他,也許諾頓已經離開這裡了。

「太好了! 諾頓,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我們也許有辦法解除你的封印。這段時間你先留在冰雪之國哪裡也不要去。」

夏思思的話令諾頓驚喜不已,青年正要追問,卻因夏思思身後的“背景”而把想說的話吞了回去,取而代之的便是一句:「思思,你們在哪?    

少女順著諾頓的視線往身後看去,背後是一些忙碌地準備著食物的精靈。只見夏思思笑道: 「喔! 我們在精靈森林。食物都準備好了! 不談啦! 晚點再聯絡。」

「等、等等! 思思!」諾頓還想要說什麼,可惜夏思思卻動作很快的把通訊終止掉,然後興高采烈的往餐桌上的美點跑去。

在旁從頭把事情看到尾的艾莉滿臉黑線,這狀況何其熟悉。想當初夏思思在龍之谷與他們通訊時背景一直有巨龍在飛來飛去,真是把他們嚇死了。當時還是因為諾頓的叫喚令少女急急把通訊斷掉的……想到這裡艾莉忽然又覺得很解氣,也就故意裝作聽不到諾頓的叫喚,笑嘻嘻地尾隨著夏思思往餐桌跑去。

 

 

第一章~解除魔化

獲得前往精靈森林拿取生命之樹樹葉的批準後,夏思思首要關心的便是路程的問題:「克里斯,精靈森林離這裡遠嗎?  

「很遠。」  

「有多遠?」勇者大人的神情立即變得不太好看。  

「大約要走半年多的路程。」青年淡淡回答道。

夏思思聞言心裡立即打起退堂鼓來:「呃……其實仔細一想,三長老能夠被你們精靈族稱之為長老,他的年紀應該都很大了,我們要勞動他老人家幫忙來製作藥劑實在很不應該。雖然城堡的藥劑師手藝一定沒有三長老來得好,但我想勉勉強強應該都夠用的了。而且你們把森林封鎖了那麼多年,我們這些外人打擾到你們的安寧那多不好意思……」

少女叨叨絮絮的說了這麼多,可是誰也聽得出這全都是門面話,她根本就是嫌棄精靈森林的位置太遠!

莉蒂亞一雙美麗的紫藍眸子掠過一絲疑惑的神色,夏思思的話實在說得太直白了,這讓從小便被培養著說話技巧的小公主非常不適應。心想難道夏思思就不怕這樣子會得罪人嗎? 如果是她的話,一定會讓人瞧不出破綻地與對方虛與委蛇,然後用言語慢慢引導對方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注意到莉蒂亞的疑惑,艾維斯笑道:「思思待人一向很真誠,她不是不懂得說謊騙人,只是她的謊言很少會用來欺騙同伴。」

聽到青年的話,莉蒂亞若有所思地再度把視線投放在勇者大人身上,一臉的興味盎然。                        

夏思思可不知道自己正被別人評頭論足一番,依舊孜孜不倦的說道:「所以你們倒不如直接把生命之樹的樹葉帶到王城給我們就好……咦?!    

說到這裡,聰明的勇者大人靈光一閃:「等等! 精靈森林那麼遙遠的話,這頭小鳥為什麼能那麼快過來的?

聽到夏思思的詢問,克里斯臉上閃過一絲佩服的神情。這女孩的思維比他想像中的更為敏銳,這麼快便想到當中的關鍵。

聽到夏思思的話,其他人也露出好奇的神情,隨即埃德加不確定的說道:「難道……這頭小鳥真的是傳說中能夠進行空間穿越的神階魔獸天鈴鳥?

克里斯有點意外:「想不到現在還有人知道天鈴鳥。」

埃德加道:「我是在圖書館一份說及魔獸的殘卷中看到相關資料的,可惜殘卷中描述天鈴鳥外表的部份殘缺不全,因此我也是在思思提出疑問時才猜到牠的身份。」

這頭天鈴鳥是精靈王的契約伙伴,被派遣過來本就是為了把勇者一行人帶到精靈森林裡。克里斯之所以一直不說,只是因為覺得夏思思那緊張兮兮的樣子非常可愛,以至於這位個性淡漠的白色使者難得起了捉弄人的心思。現在既然天鈴鳥的身份被認出來了,那青年也不會故意隱瞞,大大方方的承認下來。

夏思思也醒覺到自己被克里斯耍了,不過仔細想剛剛的對話中青年倒也沒有騙她什麼,只是沒有把話說清楚而已,這讓少女氣得牙癢癢卻又拿對方沒奈何。

難得看見勇者大人吃癟,凱文等人俱感到很新奇,全都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

看到夏思思一張臉都皺起來,委屈的眼神充滿著無言的控訴,克里斯有點心虛地想要轉移眾人的注意力:「有天鈴鳥的帶領,我們隨時可以前往伊迪蘭斯亞森林。」

埃德加頷首:「那我們先收拾行裝,半小時後在這裡集合。」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柚子
  • 阿!!!期待出書~~~~(等好久了~~~
  • 冰川夏焰
  • 終於~~~香草大真是愛死妳了(欸
  • Y.T.
  • 終於出版了!!>0<
    有種倒數計時的感覺!!*\^0^/*(灑花)
  • kiki
  • 香草大又要出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