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汀觀察著遠方的戰況,不久前在外遊歷的他收到來自王城、由布萊恩親自下達的召喚。然而男孩卻在回程的途中遇上了妖獸潮,承襲了緋劍伯爵的名號,奧汀理所當然把統領這些民間團體的責任承擔下來,與魔族展開了一場又一場的殊死戰。  

作為家族的繼承人,奧汀自小便接受嚴格的教育,投放在男孩身上的資源更是驚人。雖然因為他的年紀尚小,以致有些戰略與意見略顯青澀,然而男孩的眼界與見識卻不是那些民間的小貴族可比的。

在奧汀的帶領下,這個由傭兵團、貴族私兵、富商的護衛等所組成的亂七八糟的團體成功給予魔族很大的麻煩,令敵方的低階戰力造成不少的損失。

看到妖獸逐漸從受到突襲的混亂中恢復過來,並開始向人類進行反擊,奧汀果斷地下令:「差不多了,我們撤退吧!

此時,一把低沉的男聲倏地於上方響起:「我有說你可以走了嗎? 給我留下來吧!

在聲音出現的同時,一道身影在林間掠出,數道足有手臂粗大的闇黑魔力猶如出弦的箭矢般往男孩的方向射去!  

「奧汀大人!」攻擊來得太突然,護衛在男孩身邊的士兵想要阻擋卻已來不及了! 眼看下一秒奧汀便要被敵人所擊中,一名穿著黑色勁裝的男子以很快的速度擋在他的身前並把迎面而來的攻擊擋開。

「是黑麒大人!」士兵歡呼著,並迅速把奧汀保護起來。

被黑麒擊潰的闇黑魔力把地面侵襲出數個坑洞,顯示了其可怕的侵蝕性。

此時黑麒已與魔族男子交起手來,兩道身影快速得只看到模糊的虛影。交戰間不停傳來“叮叮噹噹” 的密集撞擊聲,雙方的速度快得竟是讓人看不清戰況!

奧汀皺起了眉,神色凝重的道:「這就是高階魔族嗎? 竟能與黑麒戰得平分秋色。」

卻不知與黑麒對戰著的魔族男子也是暗暗心驚。魔族的身體質素本就比人類優秀,何況他更是名經歷過無數戰鬥的戰士,絕不是那些剛剛才進化為人型的菜鳥可比。

真要說的話,黑麒的速度其實比魔族男子略遜一籌,可他的身法卻遠比對方靈活詭譎,往往總能在看起來不可能的方位攻擊或閃避,令魔族男子苦不堪言。

終於對戰著的兩道虛影分了開來,只見黑麒手持一把泛著冷光的鋼黑色匕首,至於魔族男子指甲則成了刀刃般的利爪!

也不知道黑麒的匕首到底是用什麼材料做成,竟然能夠硬抗魔族的攻擊所帶來的侵蝕性。

看著神色冷峻的黑麒,魔族男子收起了輕蔑的眼神,神色變得凝重起來:「想不到在這種偏遠的小鎮會遇上人類的強者。但螻蟻終究是螻蟻,我就讓你看看魔族與人類之間的天賦差異吧!

隨著魔族男子的低吼,只見他一手扯破上衣,隨即本來看起來與人類無異的身體上張開了數十隻看不到眼白、整顆眼球也是漆黑一片的眼睛! 短短數秒的變化,便令這名張相還算英俊的魔族瞬間變得異常邪異猙獰。

在目光與魔族男子身上的眼睛對上的瞬間,所有人也感到一陣暈眩,隨即眼前的景色竟然瞬間變,從綠意盎然的樹林變成了火山口上!

遠處流動著熾熱的岩漿,寸早不生的地面上一片焦黑,天空不停飄下點點灰燼與星火,就連每呼吸一口空氣也覺得咽喉熾熱難耐的疼痛,這是一幅仿如世界末日般的景象!

「是幻覺?!

一臉戲謔地看著驚疑不定的眾人,魔族男子笑道:「是幻覺沒錯,但這也是現實。」

說罷,地面的溶岩加快了流動,很快便要把眾人站立的地方淹沒。

雖然知道這只是幻覺,但由於感覺實在太真實了,因此把奧汀護衛在中心的士兵中還是走出了兩名魔法師,使出魔法盾把岩漿阻隔在外。

當岩漿觸碰到魔法盾時發出了高熱液體急速蒸發消散的聲音,兩名魔法師面露驚容:「我的魔力正被岩漿所抵消! 這、這些溶岩……」

奧汀嚴肅地警告:「加強魔法防禦! 這幻覺能夠影響人的精神,要是精神死亡的話,那人也會真正被殺死的!

魔族男子拍手讚揚:「真厲害! 這麼快便察覺到我的精神攻擊的要抉。可是精神攻擊最強大的地方,便是你們即使明知道是幻覺也無法避免!

說罷,男子再度往黑麒攻去!

隨著魔族男子衝前,他的身體迅速分化成多個實體,每一個不單外型一模一樣,就連散發的氣息與殺意也沒有任可區別,根本就分不清楚到底哪一個才是實體!

就在分裂出來的多名敵人用利爪撕裂了魔法盾、攻擊快要擊中黑麒軀體的前一刻,奧汀倏地喊道:「最右邊那一個是真的!

黑麒沒有任何猶豫,奧汀的話才剛說完,他的匕首已劃破了敵人的喉嚨!

下一秒,快要淹沒眾人的岩石頓時消失,四周的環境再度變回綠葉成蔭的森林。

要殺掉魔族只有兩個方法,一是用魔法把他們轟殺無法復原的碎片,又者或將妖獸的魔核、或高階魔族進化而來的心臟破壞,不然以魔族驚人的自癒能力,他們即使頭部被斬落仍能重生。

因此黑麒把敵人的喉嚨劃破以後並沒有住手,而是拔出武器後反手便將匕首插進魔族男子的胸口!                    

匕首沒入男子的胸口直至沒柄,狠狠刺穿了對方的心臟。即使如此黑麒仍是不覺保險,只見匕首傳來一陣魔力的震動,瞬間便把敵人心臟絞碎!  

這把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匕首,竟是一把珍貴而且強大的鍊金術武器!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