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爾達非常痛恨丈夫為了伊妮卡倆姐弟而經常在外奔波一事,但她也知道在這件事情上丈夫其實對她是有著怨懟的。因此這個善於鑽營的女人並沒有直接向卡特表達不滿,而是改而唆使奧汀開口向卡特作出挽留。那時奧汀並不知道兄姐的事情,看在母親的面子上奧汀沒少利用緋劍伯爵的權利找出父親的所在,並把情報透露給希爾達知道。

至於希爾達是真的關心丈夫的行蹤,還是想從中尋找線索加害有機會動搖奧汀地位的伊妮卡與葛列格,那就不得而知了。

世人對魔族的的仇視、妻子對一對兒女的殺意,讓卡特開始隱藏著行蹤不讓妻子與奧丁知曉。相識的時候卡特之所以會對夏思思使用化名也是因為這原故,畢竟緋劍伯爵認識勇者大人一事早已不是新聞,有了這一層關係,卡特也要防著希爾達能夠從中獲得藥劑的訊息。

其實不單止伊妮卡與葛列格,對於奧汀這個幺子,卡特也有著一股歉疚感。多年來身處外地的他讓孩子的童年缺乏了父親的陪伴,即使是他在家裡的日子,也因為害怕奧汀被希爾達的功利性格所影響,因此總是忙於教導兒子正確的人生觀念,結果不知不覺間便造就成奧汀老成持重的個性。

想到這裡,卡特滿臉疼愛地伸手揉了揉奧汀那遺傳自他的緋色短髮。

雖然奧汀還是個孩子,可他卻很少被人像名孩子般的對待。男孩害羞之餘卻又有點高興,並且仰首向卡特說道:「父親,我已經知道葛列格哥哥他們的事情真相了。」

卡特摸著孩子頭顱的手倏地停頓下來,由於四周還有一些保護奧汀的士兵在,因此男子並沒有把話說的太白,只是詢問道:「那你知不知道……你母親一直覺得……」

「父親,無論如何,他們是我的親人,這點是不會改變的。」奧汀伸手把男子停留在他頭上的手拉下。

卡特的手很寬大,這雙手總能給奧汀無限安心的感覺。可這一次男孩握住父親的手,卻不是為了從中取得安全感。相反,這一次奧汀這樣做,是想要卡特能夠感受到他的支持:「這一次,我覺得母親錯了。」

聽著兒子的話,感受到奧汀動作中那無言的支持,卡特不由得再次感慨,他的小兒子真的長大了!

奧汀突然想起:「對了! 父親有收到來自王城的傳召令嗎?」說罷,小小的伯爵露出了擔憂的神情。

奧汀收到傳召令以後便適逢妖獸潮的來臨,這令男孩無可避免地把兩件事情聯想在一起,對於傳召的目的也就開始往負面的方向想去。不由得對此滿心憂慮,到底陛下突然傳召他回城是有什麼事情呢?

雖然為了給對方驚喜,布萊恩下達傳召令時並沒有告訴他們葛列格二人的事情,可是卡特的人生閱歷終究比小兒子豐富得多,再加上他可說是看著陛下長大的,因此倒是能從通訊用的魔法卷軸傳來的片言隻語中聽出一點蛛絲馬跡來。即使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但至少他還是能確定當初王城傳召他們回去時,並令不是出於任何不好的原因。

因此看著奧汀糾結的神情,卡特安慰道:「別想太多了,有什麼事情我們只要回到王城便能知道。」

說罷,卡特收起了笑容,一臉嚴肅地詢問:「這段路程我想要沿途收編一些戰力,這需要用到“緋劍伯爵”的權力與號召力。奧汀,你能幫我嗎?  

奧汀頜首:「請交給我吧!  

看兒子一副小大人似的神情,卡特輕笑道:「感覺還真是可靠呢! 那就拜託你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柯南
  • 嗚嗚!我還想繼續看呀!
    思思和卡斯帕交往就好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