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的盡頭有這麼的一個地方,風景如畫、國泰民安。這片神奇的大陸只有中央部份擁有著春夏秋冬四季,其他地區則以東南西北分隔出四種不同的氣候,東暖、南炎、西涼、北寒。

這個與世隔絕的國家,便是花月國。

  花月國雖然是一個王權統治的國家,可統領國家的卻不是世襲的王族。這個國家每一任領導者皆有著不同的身份背景,可卻有著一個共同點─她們全是女性,並且繼承了神明的力量,被喻為“天神的女兒”。

 

 

  相傳天地初開,地面皆是滾滾黃沙。天空沒有雲朵,世間沒有日夜之分。大地被烈炎照射得乾涸龜裂,統領人民的佟氏一族凶殘嗜殺。他們實力強大,更掌控著僅有的資源。百姓只能在他們的暴政下悲慘過活、民不聊生。

天神憐憫世人的悲苦,於是便將自己的鮮血滴落於天池的蓮花上,清麗的花朵瞬間化為一名嬌艷少女,這就是初代的神子─落花仙子‧花月兒。

  神子降臨凡間,她踏足黃土的瞬間,乾涸的土地上長滿遍地鮮花。少女輕輕的一個吹息,漫天的飛花化為雨水,聚集起來形成了湖泊與浮雲。她將光明的影子拉上了天空,從此,世間有了晝夜之分,彎彎的新月就是太陽的剪影。 

  神子有著一身強大的神力,並且外表永保青春美麗。她掌管着大地,於陽壽到達盡頭之時便會化為飛花回到天上。此時神子會落下最後一個預言,人們跟隨著預言的指示,便會遇上一位承繼了神力、左臂上有着蓮花印記的少女。

  那名少女,正是下一任的神子,也將是花月國的下任領導者。

 

 

  華碧殿是神子所居住的宮殿,兩名宮女撥開一幅以各種珍貴玉石與夜明珠穿串而成的珠簾,隨即燦爛奪目的珠簾中緩緩走出了一名絕代佳人。

女子狹長的鳳眼滿戴風情,只需一個眼神便能將人的靈魂勾了過去。她長相絕美,紅艷的唇彷彿欲語還休,華美的衣裳下是令所有女性羨慕妒忌的豐滿身材。

這名風華絕代的女子,正是人稱“紫霞仙子”的現任神子─紫雨煙。

  紫雨煙緩步走向由白玉建成的玉座,佳人步行的身姿儀態萬千,若有似無的笑容中充滿著驚人的誘惑力。「尤物」二字,就是用來形容這樣的女人了。

  優雅地安坐於玉座上,紫雨煙的嗓音一如她的外表般性感動聽,有著一種獨特的魅力:「宣召各位前來並無其他,只是想通知大家一件事,今天正是我盡天命的回天之日。」 

  此言一出,百官一片嘩然。站在前首的男子,也就是年謹二十、卻已貴為花月國丞相的第一才子宋仁書震驚地詢問:「這麼重要的日子,神子為何不事前告知我們?至少也應先把出征的左右將軍徵召回來啊!

  左右將軍,也就是花月國的兩名年輕將領,二人分別為溫和隱重的右將軍祐正風,以及豪邁狂妄的左將軍左煒天。由於兩名將軍與宋仁書一樣,皆是由神子在外收養回來的孤兒。因此左右將軍雖然皆為武將,但卻與作為文官之首的丞相宋仁書私下感情很好。三人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卻以兄弟相稱,感情更勝似真的兄弟。

  宋丞相很清楚,這兩名武將雖然從不說出口,可是從小被紫雨煙收養的他們,對神子是真的非常崇拜尊敬的。可紫雨煙卻偏偏在陽壽將盡之際使開了二人,宋仁書實在為兩名好友感到不值。

  紫雨煙嫣然一笑道:「碧華殿被我以絕大的神力守護着,即使是鬼王親自侵入也必須拼着失去千年的道行才能打破結界,還能生出甚麼事情了? 我只是向人生的另一個旅途出發而已,沒需要擾攘着要所有人來為我送行,丞相大人你說對不對?

  的確,與凡人的生離死別不同,在天命道路的盡頭無論是輪迴為人還是飛升成仙,全都由神子所決定,因此這並不是甚麼傷感的事情。可是對身邊的人來說,離別還是免不了惆悵。

  看到宋仁書低頭不語,神子歉意的笑了笑,隨即輕柔地道出了最後的預言:「雅致的樂曲、雅致的詩意,新任神子將為東方的一顆耀眼的寶石。」

  語畢,女子的身影逐漸變得虛幻透明,眾人都知道是時間到了,靜默地跪在地上向神子奉上最後的祝福與敬意。

突然,宮殿的中央憑空出現了一名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飄揚的黑布遮掩住他的臉,然而卻掩不住那滿身的宿殺之氣。黑色的衣服、黑色的氣息,雙眼卻是如血般的鮮紅!

  鬼王!

  侍衛一湧而上,然而男子的身邊圍繞着煙霧般的黑氣,侍衛們就連對方的衣邊也碰不到。

不懂武術的宋仁書只能退到一旁乾着急,此時他份外掛念那兩名身在遠方的友人。若此刻有常年護衛在神子身邊的左右將軍在,鬼王哪能如此放肆!

  身子已變作半透明的紫雨煙對於鬼王的接近不單沒有驚惶,反倒是嬌笑着拋了一個風騷入骨的媚眼過去。

  鬼王一把將佳人抱入懷中,邪氣的嗓音帶着笑意:「怎麼了? 這次不逃了嗎?

  「要是我不調走一左一右的那兩個小子,你怎能如此輕易的闖進來帶我走? 現在在這兒神氣什麼。」毫不避諱地用手環住對方,紫雨煙親暱地在與男子面貼面地低聲耳語道:「我一生就只替自己占了這麼的一次掛來詢問我的命定對象。你知道我看見了甚麼嗎?

  撫上了鬼王的臉,神子喜悅地看到那雙向來充滿著銳意的雙瞳此刻有着與自己相同的柔情:「我看見一雙血紅的眼眸!

  滿意地看到鬼王素來陰狠的紅瞳閃現出狂喜,紫雨煙任由對方以魔力來凝固她的魂魄,卻忽然想起了甚麼似的手一揮,一團潔白的神力便向著東方飛馳過去:「差點忘了,神力我可不能帶走。」

  不知是否因為沾染上鬼王的邪氣的原故,神力的凝聚很不穩定。最後一陣強烈的波動過後,這股神力竟分裂成兩團一大一小的光芒!

  訝異地看着分裂的神力消失在東方,紫雨煙不禁吐了吐舌頭道:「我還在想怎麼那個預言怪怪的,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呀!

預想到往後隨之而來的一場騷動,人界這下子可有得樂了。 

  感到環抱着腰部的力量一緊,紫雨煙安撫的向鬼王笑了笑。

她才不管呢! 都看顧了這個國家這多年,是時候讓自己追求身為女人的幸福了。留下來的麻煩就由下任神子來想辦法吧! 

  看到紫雨煙並沒有因這意外而選擇留下而吁了口氣,鬼王為免再生枝節,立即帶着女子消失於宮殿中。

 

 

  就這樣,前任神子紫霞仙子被鬼王「強行擄走」了,而將被託付整個花月國以及拯救前任神子重擔的下一任神子,至今卻仍在遠方身份未明。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