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的眼前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的旁邊有著一間又一間的房間。這些房間貼著走廊的牆壁全都裝上一面大型的玻璃牆,安然從玻璃往內看,看到房間裡放著一些廢置的機器、以及一整條停止了運作的生產線。在生產線上,甚至還有一些未完成的半成品擺放在上面。

       此刻所身處的地方,似乎是一個廢棄的工廠。

       安然在長長的走廊上奔跑著,他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要拚命逃走,可即使已跑得渾身無力、快要喘不過氣來,安然仍是不敢停下來。心中彷彿有一把聲音,正告誡著他千萬不要停。只要一停下來,他便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在強烈的危機感驅使下,安然從褲袋取出手機並撥出一個熟悉的號碼。可惜對方似乎並未注意到電話響聲,一直未能接通。

       奔跑中安然腳一軟,疲憊不堪的他終於摔倒在地上,手中的手機也隨之而掉落。

       就在他忍著痛楚想要站起來時,身後卻突然出現了幾名男子。這些人用力把他按回地面、雙手反扭在背後,此刻安然已經顧不得痛楚,尖叫著拚命掙扎著。

       隨即他感到脖子一陣刺痛,身體的力度迅速消退。在昏迷前一刻,被壓在地面的安然看到一枝針筒被人隨意丟棄在他的身旁,隨即他便陷入了黑暗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安然再度有了意識時,他看見“自己”正躺在一張病床上。

       安然依然身處在那間廢置的工廠裡,只是他此刻身處的房間與先前逃跑時所路經的房間不同,雖然仍能看出歲月的痕跡,可是卻被打掃得很乾淨,也沒有如其他房間般堆放著廢置的機器。

       房間的正中位置放著兩張床,是在電視劇裡經常看見的那種裝有一些醫學器材的手術床。安然看到“自己”正躺在右邊的床上,左邊的手術床則躺著一個陌生的中年男子。兩人都是昏迷不醒,身上皆插著一些喉管,在兩張手術床的附近則放有一些安然不了解的醫療器材。

       幾名穿著綠色的手術服的人正在做著手術前的準備,安然想去叫喚他們,然而他卻無法發出聲音、亦無法接近這些人。從他此刻的視點來推測,他應該正飄浮在房間的上方,俯視著房內眾人的一舉一動。

       安然就像一個正在觀看電影的觀眾,他只能旁觀,卻不能與電影中的角色說話,亦不能改變裡面的任何情節!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為什麼我明明在這裡,可是卻看到了另一個自己?

       這些是什麼人? 他們到底想做什麼?

       安然驚懼地睜大雙目,然後他便看見那些看起來像是醫護人員的人,用手術刀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身體剖開!

       雖然安然感覺不到絲毫痛楚,可是任誰親眼看著自己被人活活剖開,看著原本隱藏在身體內部的內臟逐漸展現在眼前時,也絕對無法做到無動於衷!

       安然看著那些人從他的身上摘出了心臟,並把心臟移植至旁邊的中年男人身上,卻完全無法阻止。

       我……我要死了嗎?

       看著那些人忙碌地為中年男子更換心臟、並把傷口縫合。失去了心臟的“自己”卻是被人剖腹開胸的淒慘狀況。除了心臟,那些人連其他的器官也沒有放過,很快便把他掏空了,就連眼角膜也沒有遺忘!

       那些人把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推著離開了房間,隨即便開始清理現場。

       幾名醫生把口罩脫掉,安然這才初次看清楚他們的樣子。青年一眨也不眨地盯著他們看,要把這些殺死他的儈子手的容貌牢牢地刻劃在腦海裡!

       邊收拾著東西,幾人邊閒聊起來:「這次的顧主還真狠,正所謂虎毒不吃兒,可他找不到可以移植的心臟,竟然把主意打至親生兒子身上。」

       「兒子死了可以再生,可是命只有一條。更何況這個只是沒有感情、剛認回來的私生子呢?

       「可是也太狠了吧? 移植了心臟就算,但用兒子的其他器官來販賣賺錢,他本身又不缺錢,至於嗎?

       「反正人都死了,拿不拿走剩下的器官也沒有意思吧?

       「那男人可是個商人,有錢又怎會不賺?

       「這個工廠聽說也是那個男人的物業,他借場地給洪爺幹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自己本人又乾淨得到哪裡去?

       把器材撤走後,那些人便熟練地將屍體丟進一個簡易的焚化爐,一把火便輕易將屍體化為一把灰燼……

       安然看著屍體被丟進焚化爐時,迅速變化成另一個青年的面貌,隨即在烈火的炙燒中,屍體的皮膚很快便浮現出恐怖的水泡,並迅速燒焦,最後被大火完全淹沒!

       看到屍體轉換成一個似曾相識的容貌時,安然震驚地睜大雙目。

       原來是你!

       這是……你生前的記憶嗎?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