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沈夜回到房間時,伊凡與賽婭已在房間裡等待著。

看到沈夜現身,賽婭立即一臉激動地上前:「沈夜少爺?

伊凡雖然沒有說話,然而卻也隨著賽婭前進的動作而站了起來,藍色的眸子凝望著沈夜,靜靜等待著他的答覆。

看著賽婭泫然欲泣的神情,沈夜嘆了口氣,隨即嘴角勾起一個漂亮的弧度:「賽婭,伊凡,很久不見了。抱歉,讓你們擔心了。」

看到沈夜溫暖的笑容,賽婭只覺眼眶一熱,差點便流下淚來。那個人依然一如記憶中的溫厚善良,那雙黑曜石般的眼眸所透露的暖意,曾經是她的救贖。

雖然現在的賽婭已經今非昔比了,可她卻一直以作為沈夜的侍女自居。聽到自家少爺竟然向她道歉,賽婭頓時急了:「少爺,這並不是你的錯,你不用向我們道歉的。要不是你被我們兄妹連累,也不會被人追殺,從而引發一系列的事情。要說抱歉的話,是我們對不起你才是。」

賽婭想起當年被人追殺時的惶恐,以及沈夜把她推進傳送陣裡、義無反顧地留下來的身影,再看到眼前的少年還帶著稚氣的臉龐,只覺得心裡止不住的疼痛起來。

這十五年來,每當賽婭回憶起沈夜的時候,腦海裡所浮現出來的都是寬厚而善良、高大可靠的印象。然而重遇沈夜以後,她才發現那時候的沈夜,也只是個十六歲的少年而已。

當年就是這麼一個稚氣尚存的少年,照顧她、保護她,即使遇上了致命的危險,也從沒有放棄過她。

賽婭總是在想,自己到底何其幸運,竟然能夠遇上這麼一個關懷她的、重情重義的主人?

雖然沈夜並未正式與賽婭簽下主僕契約,可是賽婭卻一直把沈夜視為她的主人。這種心情,即使在她成為了出色的魔法師的現在,也從來沒有改變過。

這個世界與沈夜曾經生活過的民主國度不同,主僕的地位分明。作為奴隸,他們一直被灌輸著要為主人服務、一切以主人優先的思想。對主人的忠心,更是作為奴僕最重要的要素。

雖然沈夜一直只把賽婭視為需要照顧的小女孩,並沒有把對方奴隸的身份太當一回事。但在賽婭的眼中,她卻是被沈夜買下來的侍女。她從小便被德斯蒙得灌輸主人的命令是一切等等的思想,雖然賽婭是一個有主見的女孩,但也難免受到影響。而當她的主人,變成對她有救命之恩,處處照顧她的沈夜時,賽婭更是甘之如飴。

也因此,賽婭一直固執地等待著沈夜回來、能夠再一次效忠少年的日子。

沈夜看到賽婭紅了眼眶後頓時手足無措起來,他不希望賽婭傷心難過,卻又不知道該怎樣安慰她,只得笨拙地試圖轉移話題:「這些年來你們過得好嗎? 想不到一分別便過了足足十五年之。賽婭,你能夠為我說一下這些年來國家的變化嗎?這幾天路卡他們都忙著處理傑瑞米的事情,我倒是不好意思去打擾他們,有些事情也不好隨意詢問下人,至今仍兩眼一抹黑呢!」

察覺到沈夜的用意,伊凡向少年看了一眼,素來淡漠的視線像融化的初雪般變得溫和。可惜此時沈夜的注意力都在賽婭身上,並沒有注意到伊凡這柔和的眼神。

對於賽婭來說,沈夜的要求絕對是最優先的。因此她也顧不得傷感,立即依照沈夜的要求,把她所知道的事情娓娓道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天璇
  • 喔喔!試閱3出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