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夏思思這孩子氣的舉動,眾人相視一笑,隨即發現滿心沮喪失落的心情竟在不知不覺間不翼而飛,少女簡單的幾句話便令他們重新燃起希望與勇氣。

  也許“勇者”二字所代表的含意不只是“很勇敢的人”,也能代表着“會帶給人們勇氣的人”吧? 這一點夏思思無疑做得很好,說不定這正是真神會挑選這個少女當勇者的原因。

   「三百八十天嗎……時間還算充裕,先回王城一趟吧!」下了決定後,夏思思轉而詢問艾維斯:「你怎麼辦,要先回亡者森林嗎?」 

  「不,請讓我跟着你們。這件事情已經不能說是與我們毫無關係了。」

  夏思思挑了挑眉,艾維斯這番話很奇怪,也許對方是因為向魔族下了戰書、為了責任問題而留下。可是如此一來青年口中的“我們”便令人費解了,何況夏思思很清楚艾維斯根本就不是個憂國憂民的人。

   雖然疑惑,但夏思思本就不是刨根究底的性格,對她來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影響不到自己的事情也就懶得多管了。因此少女聞言也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多問:「也好,這種時候多一個幫手也是好的。」

  隨即少女把目光投向另一名同伴「那諾頓你呢?

  諾頓思考了一會,最終歉意地道:「雖然知道即使我過去也幫不上忙,但我還是想先往冰雪王國走一趟,看過妹妹以後我會到王城與大家會合的。」

  青年的決定早在夏思思的預料中,即使諾頓沒有了莎莉公主的相關記憶,但他是個很重感情的人,這點從青年為了救只是照顧了他半年的夫婦便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取龍血便能得知。

   忽然,夏思思看着青年的眼神變得不懷好意,只見少女賊賊的笑道: 「諾頓,我派一個任務給你吧!

  勇者大人的笑容令龍王陛下有點退縮,但另一方面卻又止不住好奇心,心想夏思思大不了也只會是開些無關緊要的玩笑,也就爽快答應下來了。

  夏思思立即眉開眼笑,生怕他會反悔似的立即發放魔力使出秘銀,繼而交代:「一會兒銀鏡便會聯繫上一名你從沒見過面、名為泰勒的聖騎士。他是我們留駐在亡者森林的同伴,你只要代我們告訴他由於事態有變,請他繼續在森林留守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就這些?」 

  「就這些,簡單吧?」少女肯定的點了點頭。

  諾頓滿面疑惑地走到銀鏡前等候,忽然發現不止夏思思、身邊的人竟像是見鬼了似地走個一個不剩!

眾人的反應讓諾頓不安起來,青年懷着警戒的心情等待着,下一秒鏡中便浮現出一個粗獷男子的影像。

  就在戰戰兢兢的諾頓想要打聲招呼之際,一聲令人異常懷念的泰勒式招牌怒吼響徹雲霄。 

  

  

  夏思思一行人遠離了諾頓一大段距離以後探路的探路、休息的休息,經過了大半小時以後諾頓這才無精打采地於樹蔭下緩步而出。

  看到青年一副筋疲力竭的神情,眾人先是以所餘無幾的同情心替他小小的哀悼一下後,隨即便忍不住惡劣的勾起了幸災樂禍的笑容。

  「如何? 你有替我們解釋事情的經過、並且叫他繼續留守了嗎?」 

  「當然,只是泰勒很不願意就是了。」 

  「然後?

  「然後就是我被他狂吼了整整三十分鐘,感覺上就像是失聰了半小時似的。」青年老實地回答道。

  看到諾頓委屈的表情,眾人終於再也忍不住了,老實不客氣地當著當事人的面前捧腹大笑給他看。

  良久總算笑夠了的夏思思,這才喘息着說道:「如此一來艾維斯你就安心與我們同行吧! 泰勒會好好守在亡者森林裡的,聖騎士是妖獸的剋星,有他在的話你在森林裡的同伴的安全可以獲得保障。」

   隨即轉向一旁的諾頓:「至於諾頓,你到達冰雪王國後先與艾莉匯合,就是那名曾經在通訊中出現過的女騎士。順道告訴她我們會先回王城,要留守在冰雪之國還是到王城找我們就由艾莉自行決定好了。」

說到這裡少女思考了一下,接著續道:「剛才你與泰勒通訊時,凱文已確定了我們所在的位置正處於克勞德城的領地,克勞德是水城愛得萊卡城的鄰鎮,一會兒奈伊會告訴你到冰雪之國的話該怎樣走。說起來,似乎佛洛德雖然研究出傳說中的空間魔法,但對魔法的控制還未成熟,只能把我們強制轉移至不遠的地點。而且我猜他對傳送的位置並不能隨心所欲,不然他只要把我們丟下懸賞啊、大海中心之類的地方,豈不是打也不用打便能把對手幹掉嗎?

聽到夏思思的分析眾人全都嚇出一身冷汗,在慶幸著自己撿回一條命的同時也對佛洛德的能力深深忌諱著。以這個人的聰明才智,把空間魔法研發成熟只是時間的問題,不能把對方拉回自己的陣營實在太可惜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瑄瑄
  • 香草大
    在倒數第二段
    不然他只要把我們丟下”懸賞”
    這裡好像謝錯了喔!
  • 謝采樺
  • "懸賞"是"懸崖"吧...
    好期待後續發展~~~
  • 訪客
  • 告訴你到冰雪之國的"話"該怎樣走。
    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