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隊為數約有百人的小型騎兵,與裝備以輕巧為主的聖騎士不同,這些隊騎兵包括坐騎在內身上的全為重型盔甲,人數不多但是聲勢浩大。單是前進時那猛烈的衝撞便把妖獸群衝散開來,一些走避不及的妖獸更是被踐踏成肉醬。

  這些妖獸的特點是數量多、而且能夠潛藏於泥土中。當然,對於一些膽小的人來說,他們的外表更是有著威嚇的效果……然而攻擊力卻很一般、動作單一、速度更是緩慢得很。牠們最愛突然從地底伸出利爪爪住路過的生物,獵物只要一被抓住便會被蜂擁而上的妖獸撕成碎片。

  而這隊西方軍屬下的重騎兵,可說正是這些妖獸的剋星。戰馬訓練有素自是不用說,加上馬匹的四肢及下腹皆特別設置了特製的盔甲作保護,讓騎士們能毫無顧忌的迎面衝進敵陣。很快這些妖獸便發出吱吱的刺耳叫聲,顯是知道於這些鐵蹄下討不了便宜,通知同伴們立即潛回地底。  

  看到妖獸漸漸散去,重騎兵也不追擊,一拉馬頭便轉而將視線投向勇者一行人身上。  

  「聖騎士?」騎兵隊的隊長,在看到埃德加與凱文的裝束時禁不住驚訝地低呼了聲。厚重的盔甲令聲音變得帶有空洞的回響,卻仍能聽出對方的嗓音意外地年輕。這讓本以為對方至少是個中年大叔的夏思思,瞬間露出了充滿興味的神情。

  埃德加穩沉地向對方頷首示意:「感謝眾位的協助,我與凱文隸屬聖騎士團第七隊、現直屬勇者夏思思大人麾下,特意前來西方要塞請求與諾耳曼將軍會面。」

      同樣早就換上一身代表聖騎士的銀甲的凱文則是沒有說話,只是向眼前的重裝騎士回以一個苦笑,並盡力不讓自己被身下那騷動不已的馬匹摔下來。

  「勇者大人的直屬部下?! 呃……各位的座騎……」愣了愣,男子這才從埃德加的自我介紹中反應過來,注意力卻又立即被眼前這些努力想把主人摔下的劣馬吸引了視線,實在不知道應該先驚訝哪一點比較好了。 

一匹合格的戰馬要經過十分特殊的訓練,不怕火、不怕妖獸的咆哮、不怕刀兵鼓聲等等才上得了戰場,不然血統再好、再是神駿的馬匹到了戰場也無法發揮作用。更惶論夏思思等人所乘騎的馬匹全都是普通的馬,即使他們的騎術再好也於事無補。

看眼前數名年青男女的馬匹仍舊在努力跳著探戈,對方沉默了兩秒,便回復冷靜地向勇者一行建議:「雖然今天的襲擊應該差不多快要靜止了,但身處戰地終究危險,何況這位置還是妖獸地蛇”的巢穴。若各位不介意的話,請讓我們護送大家進要塞中。」

  獲得夏思思頷首,一行百人的重騎兵小隊便忽然變更隊型整個散開,下一秒卻又整整齊齊地組合成把夏思思數人包裹在正中央的隊型。前進後退間井然有序、並且快捷瞬速,充分表現出西方軍良好的紀律。

  前後左右皆被重騎兵包圍,驚慌不已的馬匹即使再不願意也只能被逼得往前跑。一路上這個包圍網竟從沒一刻鬆散過,這就更夏思思感受到這隊騎兵的策騎技巧以及紀律性到底有多高明了。

  於重騎兵的護送下眾人很順利地越過了零星的戰區,巨大的鋼鐵要塞奈利亞經已遙遙在望。

  在這短短的路程中,勇者一行人經已得知這個小團隊的首領名為狄可,正是諾耳曼將軍的三子。也從他的口中得知近來妖獸的活動變得益發頻繁,往常偶爾一次的襲擊,現在卻變成了每天一次的例行攻擊。停留於邊界的妖獸數量也變得愈來多,有些就連見多識廣的諾耳曼也從未見過。

  就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命令牠們要不惜代價地攻入人類的城市。

  言談間,夏思思忽然“噫”了聲,眾人只見水靈現身於少女的身畔,隨即陣陣濃郁的水氣便以夏思思為中心瞬間擴散至四周。

  艾維斯心念一動,把視線轉向注意著夏思思動作的狄可。雖然因盔甲的遮擋而看不到男子的臉,但那滿佈驚訝的視線卻足以說明狄可對水靈的出現感到很驚訝,可見夏思思的一切資料被保密得很好。再想到自遇上狄可起他們便令人家驚訝連連,這令艾維斯不禁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狄可,你們可以先停下來嗎?」

  現在勇者一行與其說是在策騎前進,倒不如說是身下的座騎被重騎士們夾著走。因此想停下來,倒還要獲得這隊重裝騎士的配合才行。

  呆呆看著艾維斯的笑容,這時狄可真的慶幸自己正身穿一身重裝備、讓別人看不到他的臉,因為他竟因青年這一個美麗無比的微笑而臉紅了。

  這倒也不能怪狄可輕浮,畢竟愛美的心人皆有之,艾維斯本就長得很俊美,而且還是一種充滿神秘感的中性美。再加上一身優雅從容的氣質,就更令他在一群肌肉男包圍的戰場中變得顯眼無比了。 

  若此刻埃德加告訴狄可,這名優雅斯文的青年其實是來自亡者森林的山賊首領,男子定必不會相信。

  像艾維斯這種能掩飾強大內在的氣質,無疑是一種可怕的才能。這一點,同時也顯現於夏思思的身上。

  在埃德加的引見下,狄可經已知悉了夏思思的身份。然而對重裝騎士來說“勇者”只是一個單純的身份概念,簡單來說就是他不認為這名身材纖弱、頂著一副傻裡傻氣的粗框眼鏡的年輕少女會有多強。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