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思思好奇地盯著艾維斯的臉,心想這個人怎樣看也不像個會失眠的人啊……

面對少女好奇的視線,艾維斯笑道:「如果思思你能夠告訴我失眠的原因的話,那我也告訴你。」

少女沒好氣的說道:「睡不著就是睡不著,還要有特別的原因的嗎?不過你這麼說,也就是你是有原因性的失眠囉? 快快快!告訴我,我會好好當你的心理咨詢員的! 放心我的口風非常緊。」說罷少女踮起腳尖,一副好哥兒的姿態勾著對方肩膀,臉上的神情卻充滿著三姑六婆的八掛。

艾維斯愣了愣,隨即失笑地搖首,把目光投向遠方:「思思你知道嗎? 這方向正是阿蒂爾城的所在,也是我們將與魔族開戰的地點。」

「不知道。我又不像你們能夠夜觀星象來探測方向位置那麼厲害。」吐糟了一句,少女隨即揶揄道:「也就是說你失眠的原因是因為決戰將近,所以很緊張很擔心?

沒有回答夏思思的問題,艾維斯依舊保舊著淡淡的微笑,雲淡風輕地說了一句與話題無關的話:「阿蒂爾城,是我的故鄉。」

少女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夏思思可不會以為艾維斯在擔心他的故鄉,畢竟這個對戰地點正是由他所提出的。

聰明如夏思思,立即領悟到對方這句話的意思。

作為亡者森林一眾少年的首領,艾維斯並沒有如其他同伴一樣對外界表現出太大的抗拒。那種在外面生活得遊刃有餘的姿態,彷彿根本對於父母親人把他放逐到亡者森林一事毫不介懷。

可現在夏思思確定了,艾維斯不是不在意,只是把恨意藏的很深很深而已。

他就像匹潛伏在暗處的狼,要不隱匿著不出手,一出手卻定必是致命的一擊!

夏思思不由得想起在初到亡者森林的時候,狄倫說及艾維斯成為他們首領時的神情,那驚懼的眼神簡就像看到一頭野狼闖入自己的家裡似的!

仔細一想,如果艾維斯真的如他那溫文清秀的外表般那麼和善,他早就在亡者森林那個惡劣的環境裡被妖獸啃得骨頭也不剩了,又怎能統領那些骨子裡充滿著傲氣的少年們?

雖然夏思思早已知道艾維斯並不簡單,但卻在此刻少女才直接感受到這個人到底有多狠辣!

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艾維斯會在與北方賢者宣戰的時候故意把戰火引進自己的故鄉!

被少女探究的眼神一眨也不眨的盯著,艾維斯卻沒有絲毫不自在,神態自若地解釋:「我也不是要取那些人的性命,只是想要讓他們嚐嚐無家可歸的感覺罷了。早在埃德加把決戰地點報告給教廷後,國家已著手遷移阿蒂爾城的居民,現在那些早已是一個空城了。」

艾維斯不介意外人怎樣想,可是卻不希望同伴會誤以為他是個心狠手辣的人。雖然決心要報仇,但艾維斯也是有著自己的底線。要是真的想要把城裡的人殺害青年自然有著別的法子,也不用使出這種不撤底的方法。

當年他的父母雖然把他遺棄至亡者森林,可卻沒有下手把他殺害,而艾維斯最終也確實活了下來了。因此青年並沒有把事情做絕,為那個城鎮的人留下一條活命的路。  

當然,如果當年他的親人不是把他遺棄、而是想要直接把人弄死的話,那現在艾維斯的報復也就不止是這樣的了。對青年來說,再深的情份也已經在亡者森林這些年的艱苦生活中磨耗盡了,艾維斯可不是個心慈手軟的人。

相比狐族的卡路亞,此刻夏思思覺得艾維斯更加像一名狐族。因為狐狸這種動物除了聰明美麗以外還非常狡猾愛玩,不見青年三言兩語間便把一個城鎮給玩沒了嗎?

夏思思不由得慶幸,還好當年他的父母並沒有把事情做絕,以致情況並沒有去到最差的一步。不然先不說以埃德加的性格在知道真相以後能否接受,艾維斯這個始作俑者的心裡只怕也不會好過。

至於說服艾維斯罷手這種事情夏思思想也沒想過,先不說現在決戰的地點並不是他們說更改便能更改,即使魔族真的願意遷就,少女也不會多口的去說三道四。

只要艾維斯不弄出人命的話,以夏思思怕麻煩的性格是不會花精力去干預的。至於說到指責他,少女認為不是當事人的她根本就不了解當初艾維斯所受的痛苦,所以並沒有對此指手劃腳的立場。

夏思思拍了拍艾維斯的肩膀:「放心,你現在絕不是無家可歸的人了。據我所知莉蒂亞不是正努力遊說著你當她的老師嗎?你就安心把城堡當你的新家吧!

少女的一番話出乎艾維斯意料,一聽到夏思思說及小公主的邀請,青年無奈地道:「你也聽說了啊……」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S網路自動收入
  • 莎士比◎亞﹎:﹌純~朴和◎忠♀誠﹍所呈獻的﹌禮◎物﹂,總○是﹋可〇取的。
    謝謝◇,受○教嘍﹉。〇
    歡﹋迎來﹉我♀地方﹂看~看:
    toye4441.pixnet.net/blog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