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林俊的詢問,安然有點不解的說道:「我告訴他實情後,還形容了一下那個女鬼的樣子。起初那個大叔還不以為然,但聽過我對那女生的描述後,他便立即露出非常驚恐的神情跑掉了。」

「這種反應明顯是心中有鬼吧? 說不定他與那個女鬼是舊識呢! 不然他的反應不會這麼慌亂。這個大叔也許是個始亂終棄的渣男,然後女生被甩後心碎自殺,死後化為厲鬼也要把男的拉下去陪葬……」林俊開始發揮他那無窮的想像力。

「應該不會吧。」安然不確定的說道:「那女生看起來才二十左右,男的都有五十多歲了,說他們是父女倒是比較相像。」

說到這裡安然便沒了聲音,只因他發現不止林俊,就連林鋒也用著怪異的眼神來看他。

「怎、怎麼了?

「安然,你實在太天真啦! 相距三十年算什麼?! 不論什麼年紀,男人也是喜歡吃嫩草的。尤其對那些只打算玩玩的人來說,女伴絕對是愈無輕愈好啊!

林俊一番話說得春風得意,結果正巧又是侍應小妹前來放餐點的時候,於是這一桌再度惹來女孩鄙視的目光。

林俊卻沒有理會,依舊是一臉春風得意的神情。先前的炸屍案是他理虧在先,結果一步錯,步步錯。從此以後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安然,在面對他時總是擺出一副兄長的架子,好像自己有多不懂事似的。現在難得有機會在安然面前擺顯,林俊自然要努力展現出他成熟的一面!

安然挑了挑眉:「你好像很了解。」  

林俊志得意滿地揚起了頭:「至少比你了解男人的劣根性。」  

「經驗之談?

聽到安然下一句的詢問,再加上自家兄長隨之而來的銳利目光,嚇得林俊立即收起先前那副情場浪子的神情,一臉乖巧的說道:「怎會! 我可是很純情的。」

安然點了點頭:「也對,以阿俊你這個年紀,真的要吃嫩草的話那嫩草也未免太年幼、你也太禽獸了。倒是被人吃嫩草的機率還多一點。」

「我在說那個大叔! 你別老是拉到我的身上。」林俊郁悶得想要撞牆了,努力轉移這個由他所帶起的“吃嫩草”話題,真是自作孽啊!

看到對方惱羞成怒,安然見好就收,重回正題道:「接觸的時間太少,我沒可能知道他們是什麼關係。那鬼魂雖然展現出來的樣子有點可怕,但單是以五官與輪廓而言倒是頗為標緻,而且…… 」說到這裡,安然皺起了眉:「我總覺得在哪見過她。」

林俊立即被題起興趣:「難道是你認識的人?

「應該不是認識的人……只能說是見過她那張臉。到底是在哪裡看過呢?」安然一臉茫然地苦苦思索。

此時,最後一道食物也送上了,林鋒見狀說道:「想不起來便算了,先吃東西吧!

安然點了點頭後便結束了這個話題。邊吃東西,青年邊心不在弦地看著茶餐廳的電視……

突然,安然發出一聲驚叫,嚇得林俊連茶杯也打翻了。

「你發什麼神經!」林俊狼狽地用紙巾吸著桌面的茶水,看著被染上茶漬的長褲,青年臉都黑了。

安然沒有理會林俊的質問以及茶餐廳裡眾人奇怪的注視,逕自站起來指著電視的螢幕,顫聲說道:「就是她!

林家兄弟順著青年的指示往後看,正好看到廣告中一名長相甜美的女生雙手奉著罐裝咖啡,略帶刻意地甜笑著道出了產品的品牌名稱。

林俊道:「怎麼了? 她是近期走紅的女星,藝名好像是叮叮還是噹噹什麼的。」

「她的藝名是“叮鈴”。」林鋒的嗓音淡然響起,立即惹來安然與林俊的側目。

想不到他們三人之中,有注意這個女藝人還知道其名字的人,意外地會是林鋒啊……

雖然外表是個不近女色的酷男,但其實是個暗地裡會關注女藝人的悶騷嗎?

坦言面對著二人的視線,林鋒揚了揚手中的手機:「剛剛在網絡上查到的。」

「……」

林俊沉默了半晌,便決定不再理會自家二哥,繼續向安然發飆:「這廣告與你突然發瘋有什麼關係?!

聽到林俊再一次的質問,安然這才驚覺整個餐廳的人也用著看精神病人的眼神看著他, 回想先前自己突然大叫又突然站起來的樣子,安然的臉立即變得通紅, 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抱歉打擾到大家……沒什麼事兒了……」安然吶吶地說了一句,便立即坐了下來。其他客人雖然對青年的表現很好奇,但也沒有追究下去的意思,只是偶爾還是有或探究、或好奇的眼神投向安然身上。  

看到安然恢復冷靜坐下,林鋒詢問:「怎麼了?

雖然被別人聽到其實也沒什麼,但安然還是不由自地壓低了聲量:「那個女藝人,就是今天看到那個要害死大叔的女鬼!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