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少年無意識地發出的痛苦呻吟,路卡不忍地說道:「王兄,我們還有些治療藥劑……」

「想也不別想! 剩下的藥劑已經不多了。別忘記我們可是在逃亡中,這些藥劑在關鍵的時候可是用來救命的!」

「可是……」

「沒有可是! 我們與他非親非故,你就當作這個人從未出現過好了,快點睡覺吧! 」阿爾文有點同情地看了看依舊躺在地上的少年,要是在平日他不介意出手幫助這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可現在這種非常時期,每一瓶藥劑都是彌足珍貴,他也只能硬起心腸的袖手旁觀了。

就在阿爾文閉目休息時,路卡稚嫩的嗓音再度響起:「王兄,我不喜歡這樣! 我會小心一點不再受傷,我們救這個大哥哥好不好?」

阿爾文睜開雙目,便對上路文那雙清澈得仿如清泉般的湖水綠眸子。路卡這雙遺傳自國王的瞳色,讓阿爾文不由得想起父皇那雙溫和如水的眼楮。

與年紀較長、已經開始參與宴會等社交場合的阿爾卡不同,從未接觸過社會黑暗面的路卡就如同白紙般純潔。這次的逃亡中,這孩子在乖巧又堅強地努力跟隨著阿爾文步伐的過程中,看著一條又一條的生命在眼前殞落。

在路卡所熟悉的侍女等人被殺害時,他只能無助地哭泣。可現在,路卡卻覺得他們已經藏得很好了,可以幫忙了,因此這個善良的孩子便看不得任由眼前的傷者死去。

聽到弟弟快要哭出來的聲調,阿爾文不由得懊惱地反省著自己的行為,會不會真的太殘忍了呢?

阿爾文雖然比同年齡的人隱重成熟,但終究只是個十歲的孩子,還無法做到完全硬起心腸。

嘆了口氣,阿爾文把手上的空間戒指脫下,並放在路卡的掌心中:「雖然父皇交給我代為保管,可是這枚戒指以及收藏在裡面的東西,都是屬於身為皇儲的你的。路卡,就由你來決定救或者不救吧!」

聽到兄長的話,善良的小王子毫不猶疑地堅決表態:「我想要救這個大哥哥!」

彷彿早已猜到了對方的答覆,阿爾文對於路卡的回答沒有表現出任何驚訝。嘆了口氣後,便依言從戒指裡取出一瓶藥劑,並將其餵進少年的嘴裡。

由於少年的傷勢很重,因此阿爾文挑選了最為珍貴的藥劑。只要傷患還剩下一口氣,喝後便能夠治療所有的傷痛,擁有它不亞於擁有多一條性命。

現在這珍貴的藥劑卻要便宜一個陌生人,阿爾文說不心疼絕對是假的。而且他還不知道這個人的心性如何,受了重傷並且突然出現在荒郊野外,他的身份怎樣想也絕不簡單,萬一是個萬惡之徒便糟糕了。

若不是阿爾文早已看出對方沒有修煉過鬥氣,身上也沒有魔力流動,只是名手無搏雞之力的普通人,即使路卡再懇求,男孩也不會冒險救他性命。

對於阿爾文與路卡來說,他們這次的善心只是救了一個陌生人的性命。可他們卻不知道,此刻認為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情,卻改變了他們二人、甚至整個帝國的命運!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此刻,小小的阿爾文讓這個黑髮少年喝下藥劑後,便把路卡護在身後,拔出用來防身的短劍小心翼翼地警戒著對方的一舉一動,靜候少年蘇醒過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