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的老爺子林陽,只有林晟一個獨子,幸好林晟的妻子王月霞爭氣,結婚沒多久便懷上了林勇,接下來又生了林鋒、林俊兩名兒子,終於讓林家的第三代人數不至於太單薄。

也因為林家全都是大老粗,因此他們特別渴望女兒。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會把王家的王欣宜,當作自家女兒來寵的原因。

正所謂物以罕為貴。自家兒子多了,女兒便成了寶,即使是人家的女兒也沒關係!

一般香港的普通家庭,大多只會生一至兩個孩子,有些甚至乾脆不要小孩。一家六口的數目在香港,已經絕對稱不上少的了。然而對於林家這種豪門世家來說,卻是人丁單薄得可憐。

不過林鋒他們卻沒有在意,誰叫自家老爹與老爺子都是獨子呢? 總不能因為人數不多,而叫老爺子多生幾個吧?

何況人數少也有人數少的好處,至少林家人在各豪門之中是出了名的團結。

可是林家兄弟這個對家族成員的認知,卻在不久前改變了。

某天,父親林晟要求他們租住一個名叫安然的青年的單位,除了調查這個男生的背景外,林晟也特意交待他們與安然好好相處,可以的話對他多加照顧。

當時他們甚至有懷疑過,安然會不會是林晟流落在外的私生子。然而結果卻比起這個猜測更讓他們吃驚,林家兄弟驚訝地得知,原來他們還有一個名叫林昕的姑母。而這位姑母、以及她的丈夫已經去世,留下來的獨生子正是安然!

他們不知道林昕為什麼會離開林家,林家又為什麼會把林昕存在的痕跡抹煞掉。就連安然,經過林鋒的旁敲側擊後,也確定他完全不清楚母親的身世。

林鋒也曾經就林昕的事情詢問過父親,可是林晟卻要求他別再調查下去,以免引起林陽的注意。言下之意,似乎林昕與林陽生了嫌隙。甚至因為顧忌林陽,對於是否安排與安然相認,林晟也抱持著猶豫的態度。

林晟還特別交代了他們,有關安然的事情先暪著林陽,別讓老爺子知道他的存在。

三兄弟之中,林勇似乎知道一些當年內情。但他只告誡林鋒他們這是上一輩的事情,應耐心給予林晟考慮的時間。

原本林鋒對於林晟這個處理手法並沒有異議,覺得要認親也不急在一時。可是與安然跑了廣州一趟後,林鋒卻已無法繼續對安然的身世抱持沉默了。

從廣州回到香港後,林鋒第二天一早,便回林家找林晟商議事情。

聽到林鋒說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探討,因此林晟特意預留了一個早上的時間,同時也好奇著林鋒到底心急火燎地一早趕回林家,到底是想要商討什麼了?

林鋒這個二兒子素來自立,雖然很重視親人,但卻是個多做少說的行動派,鮮少像這次這麼鄭重其事地找父母去訴說什麼。

在看到林鋒出現時,臉上那凝重的神情的時候,林晟更加覺得今天林鋒想要商議的事情並不簡單。

很快,林晟便明白到對方的神色之所以如此凝重的原因。

只見林鋒坐下後,一言不發地取出一份文件,放到了林晟的面前。

當林晟看到文件上的照片時,瞳孔猛然一縮,隨即有點急切地拿起這份病歷,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

良久,林晟把手中的林昱的病歷放下,閉上雙目的臉上滿是痛苦與疲憊:「說吧! 你有什麼要問的?」

林鋒看著彷彿瞬間老了十年的父親,心裡閃過一絲不忍。可是想到安然、再想到病歷中那個名叫林昱的青年,林鋒的目光毫不退讓地直視著林晟,問:「這個林昱是誰?」

林晟嘆了口氣:「阿鋒,別叫他的名字,你喚“舅舅”吧!」

一個簡單的稱呼,無疑承認了林昱的身份!

看到兒子瞬間變得凌厲的視線,林晟的嘴角勾起一個苦澀的笑容,問:「這份病歷還有其他人看過嗎?」

林鋒道:「我拿到病歷後立即便來找你了,並沒有給大哥與阿俊看過。不過……這病歷是安然發現的,只是他不知道是我偷拿了。」

聽到林鋒的話,林晟沈默片刻,道:「你與安然約個時間,邀請他到家裡吃頓飯吧! 也是時候,把這些事情向他說清楚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